首页 / 商业 / 双降释放7000亿资金推动什么?
返回

双降释放7000亿资金推动什么?

浏览次数:888 分类:商业

“霜降”与“双降”同一天降临!有别以往,央妈年内的第三次“双降”可谓寓改革于“保险”之中——在释放7000亿流动性的同时,宣布取消利率管制。

 

51

 

赶在霜降(10月24日)前夜,央妈宣布:自10月24日起,金融机构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5%;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加大金融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正向激励,对符合标准金融机构额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噢,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只有1.5%了,去年此时是3%。自1996年至2015年,一年基准利率从10.98%逐渐降至1.5%。

你会发现,中国最终会逼近零利率。而9月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为1.6%,中国正式进入了负利率时代。

“储蓄不如消费啊!”一位在中国银行某网点柜台前办业务的中国大妈感叹。但社会保障体制机制有待完善的条件下,居民消费意愿未必趋强。

与此同时,取消利率管制,便意味着利率市场化了吗?非也,那只是形式上的利率市场化。

按照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的话说,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是利率市场化的重要里程碑,但还不是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全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另外两项重要任务是强化金融机构的市场化定价能力和进一步疏通利率传导机制。

那么,此时“双降”的两大亮点:取消利率管制,零利率、甚至步入负利率时代;对市场、对投资者会带来哪些变化?

一边推改革 一边上“保险”

此次央妈“双降”并不意外。尽管“货币双降”可能难抑“经济霜降”。

其实,再次的“双降”预期之酝酿已有时日。

10月19日统计局发布数据:三季度GDP跌破7%的年度预计值,下滑至6.9%;加之10月22日,国家外汇局公布的银行代客结售汇数据:2015年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6953亿元人民币(等值1092亿美元)。这意味着,市场主体购汇意愿较强,资金流出明显。

也因此,市场解读,GDP破7、经济下行压力之外,一定程度上,此次降准也是“对冲”资本流出。

“此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主要是根据银行体系流动性可能的变化所作的预调。近期外汇市场预期趋于平稳,外汇占款对流动性的影响基本中性。未来影响外汇占款变化的因素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央行有关负责人解释,“加之10月份税款集中入库将相应减少银行体系流动性,因此需要通过降准释放部分存款准备金,以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

而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的逻辑是,2014年以来,外汇占款持续下降,与之对应,我国外汇储备到目前已减少大约 5000 亿美元,折合 3.1 万亿人民币。而同期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则从 19.5%下调到目前的 17.0%,共计 2.5 个百分点,按照目前居民储蓄和非金融性企业存款之和 95 万亿计算,对应大约释放了 2.4万亿人民币,大大低于外汇储备减少所形成的 3.1 万亿外汇占款的减少。 “从这个角度说,目前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偏滞后和保守。”

那么,缘何此时取消利率管制呢?距8月“双降”,这次“双降”仅间隔两个月,其调整频率明显快于以往。

“此次降息针对周期性因素,重在治标;普遍和定向降准针对周期和结构性因素,标本兼顾;放开存款利率上限重在全面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方式,触及了中国金融体制的根本环节。” 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指出,他认为,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标志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入宏微观联动的新时期。

马骏给出的理由是,放开存款利率的上限是利率市场化的大势所趋。目前通胀率较低,流动性较为充裕,前期已经数次上调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放开了一年期以上存款利率的上限,允许了同业和大额存单的发行,这些措施已经基本释放了利率上行的压力。

因此,“现在是放开存款利率上限的较为理想的时机,同时宣布降低基准利率也为控制这项改革的风险提供了额外的‘保险’。” 马骏称。

不妨看一看,金融机构的吸债成本到底有多大?

鲁政委分析,成本角度来看,目前金融机构吸收负债的综合成本大致在 3.1%左右(参照目前3个月同业存单NCD 的利率),而法定存款准备金的利率仅为 1.62%,为缴纳法定存款准备金,金融机构承受了大约 1.48 个百分点的亏损,这些准备金资金又被央行转而以 SLO、MLF等方式向金融机构投放,金融机构获得资金的成本目前在 3.35%。这也说明商业银行的综合资金成本至少为 3.97%,而下调准备金率将能够将这将近4个百分点的成本完全消除,更有效地降低融资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6月,时任华夏银行副行长的黄金老认为,中国最终会逼近零利率。他曾预测,央行至少还会降息两次,将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降至1.5%,这就与当时的CPI涨幅(1.5%)相近,实际利率即为0。他认为,接下来,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很可能还会降至1%甚至0.75%,这就是“名副其实的零利率”,与发达国家0-1%的零利率相近。

“越来越近了……” 黄金老指的是零利率融资环境。在黄金老看来,难题是怎么把中期利率特别是表外、表表外融资利率降下来。

他建议,取消房地产贷款、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等行业贷款限额管理,让这些行业大大方方地从银行体系表内拿到正常贷款,表表外的高息资金没了高息用途,就不会再发各类高息理财,居民端和地方政府端资金的高息预期随之回归常态,资金相当程度上回归银行体系,零利率融资环境大功告成。

瑞银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汪涛预计,年内央行还将再降息一次(可能12月),并在2016年再次降息,从而将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降低至1%、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降低至3.85%。实际存款利率可能降至负值(过去时有发生),有助于促进消费、支撑资产价格,并稳定通胀预期。

后市?后市!

不过,如果观察8月的那次“双降”,会注意到:其时,官方“抵消当时人民币意外贬值影响,防范中国股市进一步沦陷,补充流动性”的意图较为明确。至于对股市的影响,则见仁见智。

那10月的“双降”对股市影响几何?

“利好股市,市场延续震荡上行趋势。”星石投资总经理、首席策略师杨玲如此评价。

在杨玲看来,9月份以来随着利空因素的消化和投资者情绪的恢复,市场已经有所反弹,从9月2号以来截至到今天为止,上证综指反弹近8%,星石产品反弹(星石1期为例)超过20% ;本次双降对于股市来说是利好,特别是可以刺激市场情绪和投资者信心的快速恢复。在目前全市场资产配置荒的背景下,本次双降会进一步引导无风险利率下行,在未来无风险利率下行的长趋势下,大类资产配置会持续向股市转移,股市震荡向上的趋势不变。

国金证券非银团队认为,年内第三次双降落地,延续宽松政策,提升风险偏好,继续利好非银板块,助力非银行情延续。

券商板块方面,10月券商业绩将显著改善,随着大盘持续上涨,交易额、两融均不断提升,投资、经纪、两融三大业务均将环比改善。其次,随着市场回升,券商开始调整再融资发行底价,积极推动再融资进行,将继续促进公司基本面的改善。

此外,随着市场回升,行业政策面也不断改善,鼓励并购重组、两融业务规范发展、再融资的不断放开等利好政策将继续释放发展动力,提升券商业绩,同时,IPO放开预期提升,其他各项金融改革举措将持续推动行业发展。

保险板块方面,顶层设计不断落地,打开行业发展空间。国金非银认为,保险行业估值虽有回升,仍处于低位。

据此,国金非银给的投资建议是,维持证券行业“增持”评级,关注发展潜力大、小市值东吴证券、国元证券、西部证券;流通市值小、次新股东方证券、国泰君安;估值低、综合实力雄厚华泰证券、海通证券。

另外,维持保险行业“增持”评级,关注纯寿险、投资业绩弹性大新华保险、中国人寿;估值低、盈利能力强中国平安;投资和业务双轮驱动、产险改善中国太保等。

综上,仍在途中的货币宽松助涨市场或是大概率事件。

然而,“容易‘上瘾’的宽松环境终究蕴藏多重风险,再宽松的货币环境也无助于实体经济复苏,宽松的环境催生资产泡沫。”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张超认为。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每次资产泡沫形成总是有极度宽松的货币环境来辅助。

招商银行同业金融总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亦承认,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刺激作用正在衰减,宏观经济的表现持续低于预期,因此未来财政政策必然会发挥更大的作用,PPP、政府引导基金、自发自还地方债、专项金融债预计会加速落地。

不管怎样,“双降会令市场看贬人民币的情绪持续,人民币未来贬值压力依然较大,预计短期央行仍可能会积极维稳,汇率较大概率维持双向波动,但中长期而言,人民币贬值压力的消失还是要依靠宏观经济的实质性好转。”刘东亮称。

“对于降息的预测并不影响对汇率的预测。决策层仍想维持汇率相对稳定,因此维持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6.5、2016年年底为6.8的预测。” 汪涛认为。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