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大战十六回合,跟谁学遇“做空风暴”
返回

大战十六回合,跟谁学遇“做空风暴”

浏览次数:155 分类:财经

近日,一份报告揭露了跟谁学财报背后的不堪,此次已是其迎来第十六次的做空大战。

4月8日,来自加拿大的做空机构灰熊研究院发布了自己对跟谁学的第三份做空报告《德勤无法签署跟谁学年度审计的7个原因》,提出其现金流造假、费用虚报、教师资格造假等七大理由。

跟谁学发表声明表示,坚决否认灰熊报告中提出的虚假和毫无根据的指控,并表示该报告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和对信息的误读。

上市仅20多个月的跟谁学遭遇了16次做空,灰熊、香橼、天蝎、浑水等知名做空机构都将其作为围猎目标,主要指控跟谁学存在刷单、造假、关联交易等问题。

面对做空机构的狂轰狂炸,跟谁学大战十六回合,除了积极举证反驳,正面回应,其创始人陈向东也是次次针锋相对。

大战十六回合

上市仅20多个月的跟谁学遭遇了16次做空,而其挨的第一枪要从去年2月25日说起。

当时,上市9个月的跟谁学最高股价曾达45.42美元,对比发行价10.5美元涨约332.57%。一个新进入者突然取得了远超于同行的成绩,在做空机构灰熊研究看来,这一数字明显虚高。

五十九页的做空报告,灰熊直指跟谁学业绩造假,包括2018年虚增74.6%盈利,还存在通过关联方分流成本、使用虚假账号刷单、买楼转移资金等情况,从而进行财务造假,此外,灰熊还直呼跟谁学是“最差的上市教育企业”。

做空报告发布之后,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只回应了四个字:一派胡言!对于灰熊给出的数据和报告,跟谁学方面次日回应称,“我们认为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另一方面又刻意点出,报告发布当日,道指、标普指数齐跌,跟谁学“跑赢了大盘”。

360截图20210416140314573.jpg

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微博截图

开第一枪的做空机构是灰熊,然而发布做空报告次数最多的是香橼资本。

接连着瑞幸和好未来接连引发的中概股做空潮之后,老牌空头机构香橼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向跟谁学发起进攻,其第一次“盯”上跟谁学是在去年的4月14日。

值得注意的是,香橼机构发布的做空报告观点同灰熊相类似,其认为跟谁学2019年虚构了高达70%的营收,应立即停止股票交易并进行内部调查。

为了实现做空,香橼机构分别在4月30日和5月8日,再次公布做空报告。

通过调查,香橼称在竞争高度激烈的在线教育市场,跟谁学在上市前的一年里增长率为432%,毛利率为75%,而其他头部企业均未达到这一增速。令人惊讶的是如此优秀的财务业绩却并未出现在知名媒体报道和第三方机构的研究报告。

而“明星教师”成为香橼机构另一个质疑所在。

一直以来,跟谁学依靠“明星教师”驱动业务增长,一名教师可带来983万营收,然而另一边在线教育行业头部企业好未来、新东方的师资相比,其分别为87.3万元、81.8万元,差异如此之巨大。

不仅如此,香橼机构还认为跟谁学在学生造假上也是漏洞百出。在微信推广群中大量虚假学生植入广告夸大跟谁学收入,甚至频繁发布一致评论内容,称跟谁学2019年虚增40%注册用户,存在刷单行为,利用空壳公司转移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跟谁学的股价诡异至极。

在香橼机构首次发布跟谁学做空报告后,跟谁学的股价一度下降超8%,市值跌破70亿。而在接下来的两次各发布做空报告后,跟谁学当日股价均分别涨了1.51%和4.82%。

而香橼的指控,迎来的是跟谁学三次回应:漏算高途课堂,不懂中国在线教育。

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在朋友圈称:如此无耻的报告,我们真的无语了。随后,其官方对香橼机构发布的报告保留法律追诉权利,并直指其污蔑,报告充满主观恶意,企图误导投资者和公众,以达到做空机构牟利的目的,并表示香橼引用了大量未经求证的互联网信息。

360截图20210416140400636.jpg

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朋友圈截图

香橼的第四份做空报告尚未得到披露,天蝎创投也加入跟谁学做空的队伍中。其质疑跟谁学财务和经营数据造假,其股价被严重高估。

尽管跟谁学次次回应,但似乎已免疫。

备受做空机构“宠爱”的跟谁学到目前已经被灰熊研究、香橼资本、天蝎创投等多家公司轮番做空了16次。2020年一年的时间里,陈向东一共发布了21条微博,其中9条都在回应自己创办的跟谁学遭做空一事。

迎来暗时刻

跟谁学的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曾是新东方GRE大班课老师,在武汉新东方任职期间摸爬滚打,将学校净利润率做到了47%,也正因此发现了大班课的秘诀。

2014年他辞去新东方执行总裁一职,创立了跟谁学。借“明星教师、双师模式、大班在线课 ”的商业模式,主打网课和卖网课,而产品是专做中小学基础教育的高途课堂。

2019年6月,成立仅五年的跟谁学在美国成功上市,短短8个月时间股价就从10.5美元上涨到141.77美元的高点,冲刺成为在线教育行业的一匹黑马,而频频做空的背后竟是其过于亮眼的成绩单。

去年在线教育头部玩家之间竞争激烈,大量企业重金营销,成本难以把控,入不敷出陷入困境的窘迫比比皆是。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因自身造血能力不足资金链断裂;备受资本青睐的明星企业DaDa卖身好未来;成立20多年的老品牌优胜也没能躲过倒闭风波……

反之,即便是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黑天鹅的影响,跟谁学成绩单依然格外亮眼。在获得5320万元免税和820万元政府补贴后,跟谁学第一季度实现净收入12.98亿元,同比增长382%。

但打脸来得太快。

跟谁学盈利并未持续许久,净亏损在持续扩大,蒙眼狂奔的背后其高额的获客成本及销售费用使其一直处于亏损。

根据2020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跟谁学该季度净亏损高达9.33亿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190万元,这是跟谁学自2019年6月6日上市以来的第一次亏损。

根据其财报显示,亏损主要是由于在市场营销活动方面的大力投入。跟谁学在去年第三季度的营业费用为24.54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3.3亿元猛增了497.08%,销售费用、研发费用、管理费用同比大幅增长,分别为20.56亿元、2.2亿元、1.77亿元。而其中的销售费用从2019年同期的3.3亿元飙升至20.56亿元,同比暴涨523.03%。

“烧钱大战一哥”跟谁学大量砸钱无非为了获取更多学员,然而大相径庭。其回报程度却是事半功倍。跟谁学在去年投入的营销费用是2019年的5.23倍,而营收规模、正价课付费只有同期的2.52倍、1.33倍。

除此之外,和其他在线教育机构一样,跟谁学虚假宣传、师资造假乱象频出。

今年3月,跟谁学旗下高途课堂被爆涉嫌教师资格证造假问题。高途课堂在2019年的年度报告中称已有232名持证的教师,官网上列出217名教师,但是教育部要求公示师资信息时,高途课堂公布全部的教师数量仅为128名。此外,高途课堂还出现了多位教师编号撞车、12位教师照片性别与编号代表性别相反、三位教师资格证类型不符合K12教育要求等问题。

尽管跟谁学第一时间进行回应,但关于师资问题仍然存在诸多疑点有待澄清。在此之前,跟谁学也曾多次传出裁员消息,其回应称只是为了“减负”前行。

如今,跟谁学面临最大的困扰还是来源于国内对教育监管的加码。一份网传的《关于教育部“双减”试点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情况汇报》的文件在教育市场引起轰动。该文件提供了多个与在线教育平台相关的措施,如限培训机构数量、限时间、限价格以及切实做好培训广告管理等。

新的做空报告或许又在路上,造假风波未散、盈利困难、监管加码等种种难题不断,跟谁学难逃泥淖。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