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无人驾驶第一股”图森上市背后, 四轮连续投资下注,这个投资人是如何想的
返回

“无人驾驶第一股”图森上市背后, 四轮连续投资下注,这个投资人是如何想的

浏览次数:129 分类:财经

截至目前,除了在美国市场高歌猛进外,图森未来在中国市场也处在领先的地位。2018年,图森未来获得了中国首张无人驾驶卡车测试牌照,2021年,图森未来获得示范应用牌照,其在临港相关物流场景的测试里程已达到247699.364公里。

具体而言,图森未来目前正经营着70辆L4级别自动驾驶半卡,其中50辆在美国,20辆在中国,已经进行了280万英里(约合450.6万公里)道路测试,并计划在2024年投产交付5700辆前装车辆。

与此同时,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图森未来分别营收9000美元、71万美元、184.3万美元,货运营收能力连年增长。只不过因为研发投入巨大,2018年至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4503万美元、8488.3万美元、1.77亿美元。总计3.069亿美元,约近20亿人民币。

图森未来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默表示,他从一开始就估算了,要实现无人驾驶卡车货运赚钱,大概需要10亿美元。

当然,当今的商业社会,没有一家知名的公司背后没有投资方,支撑图森未来走到现在的,还有其6年间融到的6.5亿美元。

而这其中,刘伟作为一名投资人,参与了图森未来几乎每一轮的融资,他是如何判断的?为此,投中网采访到了云九资本刘伟,听他来讲述陪跑的的故事,以及以下是来自于刘伟的自述:

2016年,缘起硅谷

随着2016年自动驾驶风口的到来,陈默发现汽车是人工智能技术渗透最深、有可能是商业化落地最快的领域。因此,当年3月,图森调整自创立开始的方向,开始做三件事,L4、卡车、美国市场商业化。

我原来在硅谷做并购,上下班看到Google的测试车跑来跑去,觉得特别酷,还找了不少相关人士深入探讨,当时我就意识到,这或许是未来很大的一个机会。

回国后,我开始做投资,继续看自动驾驶相关的初创公司,但当时并没有没有太多标的,我基本把所有的投资标的都看了一圈,却发现自动驾驶在国内落地时间相对较长,可投资标的相对较少。

一方面美国特斯拉、Uber等虽有发展,但相关事故还是给行业降了温,至于后续众人容忍度比想象中高则是后话;另一方面,自动驾驶发展也受硬件制约,当时并不太能马上在车上进行改装测试,落到初创公司之上,和OEM拿CAN就显得更加艰难。

我跟图森未来的联合创始人侯晓迪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当时的合伙人邓航对其技术能力很有信心,再加上陈默算是比较成功的生意人,一声不吭地就先于行业把战略资源等都搞定了。

同时我分析发现,自动驾驶在乘用车上的应用落地难问题在卡车身上都能迎刃而解,美国卡车司机急缺,市场前景非常好,货没了保险公司也愿意赔,且当时只有Uber收购的一家公司OTTO Truck做的还行,但和谷歌不少纠纷,图森又发展不错,于是当时我们就按照2.5亿美元投了一轮。

当然,陈默还有几个点比较打动我们,他很看得清现实,再前沿的科技项目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生意本质。图森不像waymo,有个Google“爸爸”,做为一家初创公司,必须得聚焦,考虑落地、赚钱,本质上要把自动驾驶+重卡这件事做成。而且在商言商,低调做事,大股东新浪是极其认可他的。

随后,第二轮完成地非常快,2017年4月,zoox的投资人复合资本领投了,估值也到了4.55亿美元,我们做了反稀释,追了一轮。差不多时间英伟达黄仁勋也钦点了对图森的投资。

我觉得我提前看到了一些现象,OEM中研发能力最强的戴姆勒奔驰,卡车自动驾驶的尝试一直不是很顺利,我也由此判断L4级别卡车无人驾驶赛道,OEM大概率搞不出来,一定会跟自动驾驶公司合作,一旦OEM失去极度强势地位,图森估值肯定不止4.55亿美元。

2019年,8个月调研最终扣动扳机

随后因为家庭原因我到了上海,并加入了一家老牌人民币PE,正好图森的融资到了D轮,且新基金在物流领域布局深厚,对自动驾驶展现出浓厚兴趣。

从接触到投资完成前后历经8个月,单单尽调就花了4个月,中美两地跑、访谈,我还去图森上了半个月班,最后核心团队都去美国实地坐车,被图森用实力打消了疑虑,才最终决定投资。

当时我们犹豫的点在哪儿呢?中美关系增加了大环境的不确定性,自动驾驶赛道当时也处于基调以看衰为主的舆论环境,以及并不能确定OEM是否可以做成自动驾驶。

不过,在我看来,自动驾驶这样的颠覆式创新,创新者往往来自于汽车产业外,而不是汽车产业内,如果找汽车产业专家做调研,结论就是会不太一样。

当然,现在回头看,当时10亿美元估值的图森未来,已经拿到了供应商的一些合同,联合开发都已经开始了,其实正处于商业化前夕,我们能够看到它的商业化藤蔓,订单有抬头的迹象。对技术最强的信心还是来自于行业里有人买单,D+轮过后,大众也随之进来了。

2019年2月,图森未来再次获得来自微创投的9500万美元D轮投资;同年9月,图森未来完成1.2亿美元D+轮融资,投资方是UPS、MandoCoporation、鼎晖投资。

2020年:云九资本成为pre-IPO轮唯一一家美元VC机构

 2020年下半年,我有幸加入了云九资本,回到了更为熟悉的美元VC。而图森也来到了PreIPO轮,投前22亿美元。

在云九资本创始合伙人曹大容的理念里,“很多伟大的项目哪怕到了成长期,仍然有十倍以上的空间,云九一直持续关注这类机会,投资的同时一起帮助企业扶持生态”。

当然,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让图森和云九一拍即合。虽然图森到了PreIPO轮,很多基金和战略伙伴慕名而来,额度供不应求,但云九还是成为了这轮唯一的一家美元VC机构。我也完成了三出三进,陪跑全程。

在云九和我看来,自动驾驶最大的问题是受制于硬件的发展,图森已经在跟国外企业联合开发,美国对自动驾驶的需求是明确的,OEM大概率做不出来,一定会找企业合作,图森确实有这样的机会。且车路协同等基建层面都已经开始投入,自动驾驶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且现如今再重新投一家新的卡车无人驾驶企业,难度非常高,行业资源也被头部企业拿的差不多了,所以既然认定了,还不如坚定地增加投资。

在VC的画像里,一个头部无人驾驶企业的CEO,或许出身名门,有好的背景,且业内的注意力都放在乘用车,卡车显得没那么主流,这些都是可能存在认知差的机会。我坚定认为,无人驾驶一旦落地,就是一家千亿美元的公司。

只是做自动驾驶要尊重生态,尊重产业链格局,不同类型企业有专攻,物流企业擅长运营,整机厂擅长硬件制造生产,无人驾驶解决方案商擅长算法和软件,芯片制造商擅长算力,这是几十年以来形成的规律,未来几年内这个格局大概率不会被颠覆。

2021年初,图森完成Pre-IPO轮融资。2021年3月24日,图森在美提交招股书,代号TSP。

在采访刘伟的同时,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越来越多的乘用车自动驾驶公司,试图或者是已经在切入重卡自动驾驶领域,包括且不限于waymo、Aurora、Pony等等。这与重卡自动驾驶不亚于乘用车自动驾驶的市场规模,以及其更快的商业化预期密切相关,也是目前重卡自动驾驶谋求IPO的原因之一。

当然,图森未来的招股书中明确提到,在财务收益上,图森目前并不打算盈利,可能将部分净收益用于收购或投资互补产品,技术或业务。

陈默曾在2020年7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侧面解释过这个问题,对于图森未来而言,IPO的本质是实现更大规模的目标所需的更大规模的资本。

当然,毋庸置疑的是,一旦图森上市,其也将成为真正意义的自动驾驶技术系统/无人驾驶/无人卡车货运等多个方向和赛道的第一股。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