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致富增收:智慧平台,一县一策
返回

致富增收:智慧平台,一县一策

浏览次数:26 分类:新闻

每天清晨5点,山东省潍坊市寿光的农产品物流园里已是车水马龙,总重1万多吨的蔬菜瓜果,被一辆辆大卡车销往全国30多个省份的200多个城市。这个只有110万人口、2000多平方公里,山东省的一个普通县级市,却是国务院命名的“中国蔬菜之乡”。

“寿光蔬菜指数”影响着国人“菜篮子”的价格走向,甚至还左右着韩国泡菜的产量。围绕“蔬菜产销”全产业链打造数字化转型,是寿光的发展之策。潍坊通过推行“数字种植”“数字监管”“数字交易”三种新模式,让寿光逐步实现由“经验种菜”到“数字种菜”的转变。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提出要推进数字化改造,发展智慧县城。数字技术的下沉,有望使县城发挥资源禀赋,延长产业链和价值链;同时县域公共服务供给水平有望得到强化,通过数据融通,形成城市直达乡村的良性治理循环。

致富增收:智慧平台,一县一策

目前来看,我国的东西部县域发展水平存在差距,中西部地区依然是以农牧业、矿产能源、旅游业为主,数字化发展自然聚焦在农牧业产品的上行;在四川、甘肃等地的一些西部地区能源型县域,已经在进行能源产业的数字化改造,例如零碳乡村、5G煤矿等。

月牙泉、玉门关、雅丹地貌……历史和大自然的馈赠,让甘肃省酒泉市敦煌这一丝绸之路上人口仅20万的县级单位,年接待游客人数逾800万。敦煌的智慧县城建设早已摆脱“依靠政府、依靠财政”的老思路,依托华为云技术构建的飞天云数据中心,搭建起智慧敦煌统一基础平台,统一承载集旅游、交通、政务服务一体化的智慧应用。这样一套智慧旅游体系,让敦煌游客增长近300%,直接促进旅游收入提升311%。2021年,敦煌市入围“2021中国智慧城市百佳县市”榜单。

而在东部沿海地区,这里许多县城依照“一县一品”打造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品牌强县”。在晋江,利用产业互联网打造驰名中外的运动鞋的故事值得关注。当地有个叫“辅城”的平台,可以把生产辅料的中小微供应商聚集到一个平台进行供货配比,推动整个产业链的数字化。对于这种产业链比较集中的县城,借助信息技术的下沉实现集群效应,有助于数字技术加速释放红利。

“受限于人口和经济规模,利用数字技术发展县域经济时,要结合自然资源禀赋‘锻长板’,柔性化增强各地的产业支撑能力,突出县域特色。”云粒智慧科技有限公司智慧城市业务部总经理葛利涛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为明确“智慧县城的建设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一关键点,《意见》专门将现有1400多个县城进行细分,包括大城市周边县城、专业功能县城、农产品主产区县城、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城、人口流失县城等几种不同类型,提出坚持“一县一策”,针对每个县的具体情况“缺什么补什么”。这并非会削弱中心城市的力量,而是旨在优化调整地区联合体内部核心与周边的空间关系。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霍鹏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各县域发展产业优势,首先要充分了解“数字化”,通过课程培训等方式持续提升公务人员对于数字化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的理解与认识程度;其次要把握“差异性”,物流、制造业等优势明显的地区,可以推进电子商务产业园进县域,农牧渔等发展基础好的地区,需加快数字乡村与智慧农业建设;最后要注重“专一性”,聚焦“少而精”且具有可行性、联系性、带动性的领域展开具体的建设工作,研判投入产出比,不盲目铺“大摊子”、不追求形式上的“高大上”。

便民服务:一网通办,易用高效

“上午我填写了一个‘代办’申请表,下午营业执照就送到了我手里,全程4小时顺利拿到营业执照。”近日,安徽易商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陈跃河对安徽肥西领代办服务称赞有加。

据了解,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领办代办”窗口已服务重大项目15个,涉及企业开办、建设、验收阶段等事项61件,得到了不少企业的高度认可。“领代办”制度正在成为肥西县独具特色的政务服务和创优营商环境“肥西品牌”。

数字技术的加持下,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的“传统办事大厅”摇身变成了“智慧服务空间”,嘉善县及下设9个镇(街道)便民服务中心均已实现“24小时自助服务区”、“互联网+政务服务”体验区、政务服务综合受理区和后台集中审批协同中心的“三区一中心”的智慧化布局改造。借助大数据、人脸识别等技术,嘉善县上线了智慧政务可视化平台,可实时显示排队人数、办件数量;门禁系统实现智能化识别、视频监控系统无死角覆盖,营造放心安全的办事环境。

长三角地区的“便民服务”智慧化水平已走在全国前列。公开数据显示,在网上政务公开、电子政务方面,2020年长三角地区74.6%的政府网站公开政府信息超过2万条,38.8%的县域超过九成的政务服务事项实现“一网通办”并上线应用。在政府服务信息一站式办理中,申请条件、办理流程、办理期限、收费事项及联系方式等普遍内容清晰明确。

然而,全国仍有不少县域数字化水平普遍较低,特别是部分农村地区脱贫摘帽不久,财政状况仍然紧张,具有成本敏感和对错误包容性低等特点,这就要求实施县域服务智慧化改造时,对数字化工具的选择要更加精准。

“欲让好钢用在刀刃上,地方政府和企业需要把握‘增效、易用、可持续’三个关键点。”葛利涛说,由于数字基础设施和技术适应性周期长,传统大城市的高投入、大步式的数字化建设模式并不适用于县域。因此需要让“技术赋能”快速见效,实施更接地气的智慧化场景改造。

据他介绍,云粒智慧作为中国联通和阿里巴巴合资打造的技术公司,在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服务C端基因基础上,结合在数字政府、智慧城市的经验,帮助政府提供服务,通过平台化公共服务、分布式部署应用等模式降低了县域政府投入成本;在少数民族地区,打造出藏语等小语种版本,让老百姓最多“三键”实现业务的查询办理,简单易用;为了让数字技术具有普适性,在移动端县域治理应用中,采用自动定位识别、智能语音和图像识别技术,用户只需要上传一段语音、视频或几张图片,平台即可对上报事项的地址、类别、内容自动分析,程序简单易用且效果显著,广受县域基层群众欢迎。

城乡治理:数据融通,应享尽享

位于“城尾乡头”的县域,高效能治理不仅是推进县城城镇化发展的必然要求,还是从城市到乡村治理闭环中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作为“枢纽”,县域既要落实城市上级主管单位的管理要求,还要做好基层辖区管理的具体服务,从政策到配套,正所谓“上面千条线,中间一根针,下面一张网”。

无论是县域治理,还是打造城乡产业集群,数据的打通都是关键一环。一个县级单位,在数据开放共享中究竟承担怎样的角色?业内专家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按照分工,市县两级平台承担全市数据归集工作,县分平台重点做好区域范围内个性化数据归集,建立完善归集任务管理、数据同步通道、配置管理等体系,完成数据归集流程自动创建与运行,实现数据归集入库;县分平台向市级平台定时报送任务执行情况和数据归集情况,形成全市统一的数据归集视图,实现数据血缘分析。

“数据打通后,一方面能实现县城到下设基层乡镇村的数据融通,让乡镇政府和企业的数据与县域管理部门对接;另一方面,下设管理部门收集上来的数据,也是城市治理的有机补充,供城市用数据决策,为产业集群的各项管理办法、招商政策、惠民惠企补贴发放等提供有效依据。”葛利涛告诉记者。

在上海、山东青岛等发达城市,“一网统管”数据平台已集成多个部门的子系统、初步形成了贯通市、区、街镇三级,覆盖经济治理、社会治理、城市治理的城市工作体系。以青岛为例,实现了法治政府建设的市、区市、镇街三级数据“全贯通”,打通了法治政府建设的“神经末梢”,破题解决法治政府建设存在“上热中温下冷”的问题。

目前,多地政府已经对数据开放共享引起高度重视,形成“应享尽享”的观念。“但也有偏远地区县城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不足、信息资源共享利用水平不高、信息惠民应用场景不多,导致治理主体配合度不高等问题普遍存在。”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分析师杨皓天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因此需要创新打造以人为中心的数字化生产生活方式场景,鼓励多元主体参与数字县域共建共治。

在推动数据共享的过程中,目前大规模收集到的普遍还是“结果性数据”,但要想实现精细化治理,需要过程性数据,即人们在生产生活中所产生的实时动态数据。

“比如在疫情防控中,不仅需要获取健康码状态、过去一段时间到访地的信令数据,还需要得知具体在什么时间出入了哪些场所等信息,这需要政府、企业和百姓共同努力才能实现。从县域治理的政府监管、产业提升、企业服务三个维度来看,要先把政务数据打通,形成良好的样板效应,然后驱动企业数据逐步参与进来,才能有效解决县域产业集群上下游协同能力弱、数据共享难、产业风险评估难、精准治理手段落后等问题。”葛利涛补充道。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