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征服”智能手机 老年人要过几关?
返回

“征服”智能手机 老年人要过几关?

浏览次数:516 分类:新闻

 

今年73岁的刘庆忠,退休之后开始帮助老年人学习使用智能手机。为此,他还专门编写了一本教材——《社区居民智能手机操作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我亲自经历过,所以我知道老年人面临哪些困难。”但即使是已经出过教材,刘庆忠仍然觉得自己对于智能手机的操作流畅度比不上年轻人。“老年人学习使用智能手机,就是一步一个坎。”

入门关:让老人打开手机是第一步

打开《指南》,目录的第一个单元是“初识智能手机”。从智能手机外观的插口分布,到如何使用移动互联网。许多年轻人看来无需特别去记忆学习的内容,教材都有明确的讲解。刘庆忠说,之所以做这样的处理,正是基于自己的实际经历。

退休前,刘庆忠从事科研工作。他发现,智能移动终端发展如此迅猛,身边不少同龄人已经逐渐被这个时代“抛弃”,其中一个表现就是逃避使用智能手机的场合。

刘庆忠在北京居住的小区设置了一些充电桩供居民充电,但有一位老人,总是把电瓶车里的电池搬回家里充电。一打听,原来这位老人不会用手机扫码支付,无法使用通过电子支付进行充电的充电桩。

“他比我还小个十来岁。”帮着他一步一步把扫码支付设置好,刘庆忠发现,原来老人的儿子早就已经把银行卡绑定好,只是老人一直没有用。“要让他们打开手机,真实地使用,而不是只告诉他们用哪个App。”

退休后,刘庆忠加入了石景山的一家社会工作事务所,做一些志愿者服务,教老人使用智能手机。2017年下半年,第一节课在石景山一个社区里开讲。他告诉记者,当时来的人并不多,“能感觉到,很多人就是给社区一个面子。”但这堂课下来,效果很好,有3个等着去接孩子的大妈还专门打电话,说要留下来听课,让别人代接一下孩子。

接下来的课程,每天来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都带上了智能手机,跟着刘庆忠一步一步操作起来。

“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只有把手机打开了,才能真的开始使用它。”刘庆忠说。

思维关:克服对图形语言的理解障碍

打开手机,连上网络,又一道新的门槛出现在老年人面前。

“返回是按哪里?”

“删除是怎么删的?我怎么老记不住?”

“我就轻轻碰了一下,怎么屏幕突然就暗了?”

……

每一次给老年人们上课,李光源都要一遍遍地回应这些问题。

李光源是刘庆忠所在的社会工作事务所的员工,几年前,他和刘庆忠一起编写了《指南》。他告诉记者,其实在编写教材时就在社区做过调研。在他看来,智能手机的使用说明书完全足够作为入门的学习资料,但许多人直接忽略了使用说明书。另一方面,说明书的表达方式不利于老年人理解。为此,李光源在编写教材时翻阅了许多智能手机的使用说明书,并将原文转化为更为易懂的话语。

更让李光源头疼的是老年人难以转换的思维定势。“比如,许多智能手机会用一个‘垃圾桶’的图标来表示删除的意思,但老年人就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个图形就是删除的意思。”

刘庆忠觉得,这可能是因为他们这一代人缺乏计算机的基础教育。“我们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哪有什么计算机课。”他提起曾经广泛使用的非智能机,“那时的手机都是一行行的字,我们这一代人已经习惯了那种直接看文字的形式。”

对于这样的情况,刘庆忠一般都是采取“不求甚解”的学习方式,“不要管为什么用这个图形,只记着这个图形代表的意思。”

李光源也是按照这种“只求结果,不求理解”的方式在课堂上教学。“大家看,左上角这个箭头的形状就是返回,大家记住就可以了。”“如果要删除,就去右上角找这个标记。”

心理关:要让老人意识到手机是用来玩的

基于各种不佳的体验,很多老年人对于使用智能手机存在一定的畏惧心理。

“如果要找原因,可能就是老年人对新事物的不了解导致的。”李光源不止一次在教学中遇到这样的问题。有的老年人不敢随便触碰手机,总是要问他,“这样行不行,会不会导致什么问题,手机会不会坏掉”。

李光源向记者介绍,从自己的教学经验来看,老年人的担心普遍有这么几个。一是担心密码之类的问题,比如微信的密码忘了,那原来的东西是不是都找不回来了,账号就不能用了。

还有老年人听说过手机病毒,担心手机中毒,于是很多App不敢下,或者下载的时候不敢确认各种“授权类”的提示。

这些在李光源看来都是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我开始讲如何使用微信的时候,就会告诉他们,不要担心,密码丢了也可以通过手机找回来,而且找回来并不麻烦。正规的杀毒软件基本就可以保障手机不受各种病毒的侵害。”

“我常常在上课时跟老年人们这样说,手机就是用来给我们‘玩’的。各种操作都不要怕尝试,不要怕玩坏它。”

对李光源们来说,更多的担心来源于近年来屡禁不止的网络诈骗。“现在有很多App非法搜集个人信息,老年人不懂这些,很容易成为受害对象。”李光源的同事、社会工作者刘欢欢向记者表示,讲授智能手机的使用,不免会涉及相关金融功能的使用。“我们一般都会建议老年人,如果不是非常熟练或者非常了解,就不要使用太过复杂的金融功能。”

适应关:老人不能承受App高频度更新

在李光源看来,目前,智能手机本身也存在很多对老年人不友好的设计。最近让他觉得十分不便的就是一些平台的注册登录问题。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微信北京114预约挂号平台的注册登录,有一位老人,在我的课上注册了近一个小时都没成功。”2020年以来,北京市的医院都开始预约挂号,但预约挂号平台的操作并不顺畅。李光源介绍,挂一次号,不仅要输入手机号,接收验证码,还要输入身份证号、医保卡号等一系列数字。老年人记忆力不佳,反复输入大量数字,本身就是一种考验。

注册过程中,手机还经常跳出“是否同意修改相关权限”的提示。按照提示跳转到手机系统进行设置,再回到平台注册页面的过程,也经常令老年人手足无措。

“很多程序在设计时就没有考虑到老年人的需求,这让老年人在学习时更加困难。”李光源说。

据统计,目前,我国的程序员以“90后”为主。“这么年轻的一群人,如何设身处地地体会老年人的感受呢?”

在李光源看来,一些智能手机针对老年人做出的设计,与此前曾风靡一时的“老年机”并无二致。“字体大一点、按键大一点,就没了。”他以输入法为例,尽管输入时有很大的空间,但形成的候选字依然很小,老年人无法看清。

此外,李光源还提到,现在大部分App都在持续不断地更新,而更新的设计大多是适应年轻人的,老年人的记忆力并不能承受这么高频度的更新。“我们的教材,在编写的时候都是按照最新版的程序来写,但还是无法跟上App的更新频率。”

好的一点是,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愿意尝试。“有人问我怎么用手机修图,还有人问我怎么用手机在网上唱歌。”李光源说,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通过学习智能手机获得了这个时代独有的乐趣,“他们不应该,也不会被‘抛弃’。”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