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本 / 降维打击“通达系”?京东物流跨界扩张受挫
返回

降维打击“通达系”?京东物流跨界扩张受挫

浏览次数:187 分类:资本

近日,在京东物流冲刺上市之际,媒体报道京东物流旗下加盟制快递品牌京喜达快递将停运快递业务的消息。

京东官方随后出面回应称,“相关快递业务运营平稳,快递网点发货及配送正常。”只是官方对于媒体报道的京喜达“预估亏损2亿”、“日均订单量仅20-30万”等细节,未做直接回应。

一些加盟商亏损,快递业务收缩,京喜达快递神秘的面纱被揭开一角。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京东物流通过加盟制实现跨界扩张的发展模式受挫。

京喜达的前身为众邮快递,曾是对标“通达系”的快递品牌,一度肩负着在下沉市场“再造一个京东物流”的使命。只是,在竞争残酷激烈的商场上,使命并不是每次都必达。

“王炸”陷业务停运风波

4月初,快递业内频传京喜达快递停运快递业务。较早报道该信息的正观新闻还称京喜达快递业务团队全部向社区团购转型。紧接着,当然是相关方出面回应,称“相关快递业务运营平稳,快递网点发货及配送正常。”

京喜达快递是京东物流旗下加盟制快递品牌,前身众邮快递取自“链接大众,邮我相伴”之意。

而京东物流目前正处于赴港上市冲刺之际。2021年农历大年初五(2月16日)迎财神这一天,京东物流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招股材料。

各种渠道的观点都在猜测京东物流上市的时间。流传较广的一种说法是今年6月18日。一个可资参考的背景是,2020年6月18日,京东集团在香港二次上市。

在上市冲刺的最后时段被曝出“京喜达快递停运”的消息,着实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京喜达快递于2020年1月16日申请收文,申请人为京东旗下子公司。该公司法人代表张雱系京东管理培训生,为刘强东助理。

众邮快递由刘强东亲自定名,其“红黑”为主的品牌色与京东物流也保持一致。在京东物流内部,据悉众邮也曾一度被视为“董事长项目”。

在众邮快递横空出世之时,电商行业媒体曾经评论称,它是刘强东扔出的另一个王炸。也有分析人士甚至认为“顺丰的特惠电商件业务冲击了京东快递的业务,京东此举或有跟进顺丰电商件策略,同时降维打击‘通达系’的考虑。”

起网之初,众邮快递就一直重视时效与服务质量,专注于3kg以内的经济快递,拟用3年左右的周期打造完成。

仅广东全省,曾传言众邮快递将招募300余家一级加盟商,而这一数量与“通达系”不相上下。这也难怪,广东占据全国快递业务量近三分之一的份额,是快递江湖必争之地。

在广东打造快递网络之后,再复制到江浙沪及全国也算顺理成章之事。

降维打击“通达系”受挫

在众多媒体的报道中,众邮快递也被业内人士拿来直接对标“通达系”,甚至一度传言其肩负着在下沉市场“再造一个京东物流”的使命。

只是,在竞争残酷激烈的商场上,使命也不是每次都必达。

众邮快递缘起于2019年京东的一次业务开拓。

当年的9月19日,京东旗下社交电商平台京喜正式上线。三个月后,官方发布了一则成绩单:京喜已经连续一个月的日均订单量稳超百万。

这样的业务增速让这个“京东版拼多多”格外引人关注。只是京喜当时也潜藏着一个现实的困难:京东物流在下沉市场的服务能力最初并不突出,订单井喷给物流配送带来压力。

用最小的投入、在最短的时间内构建一张经济型的快递网,成为京东必须考虑的问题。彼时,“通达系”已经得到充分验证的加盟制快递模式,自然成为大佬的首选。

2020年9月,众邮快递宣布在华北区域全面起网,覆盖京津及河北、山东等地的一些城市,整体规划一级网点560个以上。

动作如此迅捷,一度让市场对众邮快递充满想象空间。当时就有快递业内专家认为,众邮快递能为京东物流IPO提供新的故事。

2020年京喜双11战报显示,11月11日当天订单量近1500万单。这对应的就是1500万个物流订单,自然有很大一部分由众邮快递履约。

事实上,早在当年双11预售期刚开始时,众邮快递就已经早早地发布了双11运营举措,包括联动京喜平台给予商家强力的补贴和流量支持,通过多举措稳保大促物流服务。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下沉市场的快递经营者们,开始对众邮品牌或观望、或蠢蠢欲动。公开信息显示,众邮快递联合生态合作资源曾拥有分拨中心180余个,干线1500余条,车辆4700余辆,三方协作网点10000家,实现全国99%的四级地址覆盖。

然而,也有专家认为该生态合作资源除了京东快递网络的现有资源,可能也包括整合的部分第三方资源。还有业内观察人士认为,2020年双11以后,众邮快递扩张速度明显放慢。

紧接着,2020年12月8日,媒体报道众邮快递更名为京喜达快递,并纳入新成立的京喜事业群。自并入京喜事业群后,京喜达快递被京东物流寄予厚望,主要承担来自京东、京喜以及部分二类电商平台如快手电商等的单量。

2021年4月,在最初的媒体报道中,除了“京喜达快递停运”的信息之外,还包括京喜达“预估亏损2亿”、“日均订单量仅20-30万”等细节。

在京东一方的辟谣中,未就这些细节进行回应。

祸起愈演愈烈的价格战?

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据正观新闻的报道中称:尽管到今年3月初,京喜达快递已经发展到600——700家加盟商,日均订单量也达到20——30万的规模。但加盟商表示,90%以上的加盟商都不挣钱;

另外,京东快递的中转和末端成本,比通达系快递高很多,京喜达快递内部和京东快递结算,损益太高。年后,其快递业务就已经停运,原营运负责人和多省区负责人都已离开。

反观京东一方的回应称:相关快递业务运营平稳,快递网点发货及配送正常。

简洁的回应,并没有让市场平静下来。各种信息和解读,仍然频频传出。有观点就认为,京喜达快递后期扩张乏力的最大原因——价格战。

当前,下沉市场也已成快递物流企业必争之地。尤其在“快递进村”战略下,快递企业加强末端网点的建设。下沉市场竞争激烈,促使了行业价格战升级,一些基层网点生存艰难。

不仅是京喜达快递,其它一些快递也在调整策略,尤其是激进的低价抢量政策让市场剑拔弩张,“行业平均利润率已下降到3%至5%左右,甚至更低。”

财报显示,快递上市公司利润率集体承压。有快递专家称,价格战已经接近行业能够承受的下限,继续降价,部分快递企业的加盟网点会愈发无法承受。

事实上,价格战一直是快递市场的老话题。有分析就称,由于拼多多、京喜销售的商品多为低客单价商品,类似于“5块钱全国包邮”的现象较为常见。这就导致商家对于快递价格非常敏感,低价竞争更是难以避免。

比如,4月9日,百世快递、极兔速递因低价倾销被浙江省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处罚,部分分拨中心停运整改。义乌也是快递的必争之地,市场竞争异常激烈。

4月17日,《中国邮政快递报》报道了国家邮政局2021年第六次局长办公会。相关负责人称,“对于市场恶意搅局者,我们必须毫不留情,强化监管,规范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当前要靶向用力,重点纠治部分区域存在的不正当竞争。”

在下沉市场,京喜达快递的对手之一为被市场认为是“拼多多系”的极兔速递。后者依靠刀刀见血的价格战,在短短一年时间迅速崛起。在下沉市场,硬生生地建起一个快递网络。

业内一位资深人士分析,京喜达快递没有对加盟商进行补贴,加盟商们也没有带资入场,想打价格战也没有资金弹药。随着京喜达快递战略收缩,京东物流跨界扩张的故事结束了。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