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VC募资杀疯了,源码再官宣10亿美元新基金
返回

VC募资杀疯了,源码再官宣10亿美元新基金

浏览次数:182 分类:商业

文 | 曹玮钰

编辑 | 董力瀚

来源 | 东四十条资本

源码新一轮美元基金宣布了,10亿美元。

盘一盘国内VC,单笔10亿美元的机构没几家,如今源码来到“10亿美元俱乐部”。

通稿是用来干嘛的?通稿就是用来“扬腕儿”的,源码这篇通稿写得讲究,值得翻译。

首先,老LP100%全部加码。IR表示,尽管新基金获得大幅超额认购,“但是源码仍然坚持募资原则,将基金规模保持在适当的体量”。

意思是不论新老LP都很认源码,10亿美元募资不算难,也就那么回事。

其次,继续强调他们的组织结构和投后,并且用LP的认可做背书。通稿说“专业的机构投资人非常认可源码机构化的组织结构、独特的码会生态、深度研究驱动的投资逻辑、特种部队和武器库的高效协同”。

这四个要点排序,依次是组织结构、投后、投资逻辑以及投后投前的配合。

想必源码在募资时讲的正是这四个故事,而且LP还很认同。

有一点值得玩味。源码对LP讲的故事,居然把组织结构和投后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这并不常见。通常VC讲故事最多的投资逻辑,拼的是好案子和高额回报,像组织结构、投后服务之类更像锦上添花。

但对于源码,这两件事已经成为重要程度不低于投资逻辑的核心招式了。

“10亿美元”俱乐部

源码新一期美元基金来到10亿美元的规模。两个规律非常有趣:第一,节奏上维持了“隔年募”,官宣总是在4月(除了去年的人民币四期);第二是规模曲线很陡峭,几乎每一期都翻一番。

稍微往前理一理就清晰了:2015年4月二期基金,规模1.5亿美元,2亿人民币;2017年4月三期基金,美元2.6亿,人民币15亿元;2019年4月,美元基金5.7亿;2020年10月人民币四期基金38亿元;2021年,又是4月,新的美元基金10亿。

募资数字背后还有两重意思。第一,连续翻倍说明LP市场不坏,有实力的头部VC很是具备号召力;第二,曹毅在这个阶段对“上规模”毫不犹豫,尤其是客观去看源码的组织建设,完全是照着“大基金”的路子去的。

在座各位包括投中过往谈论曹毅的时候老爱讲他的人缘,当然他自己有另一个口径,叫“超级链接器”——用来形容码会的。

意思都是那个意思,但细看执行可吓一跳,想得做得太清楚了,包括每一次的募资都是有的放矢,比如2019年募资完了就说LP里引入了“更多欧美、日韩、东南亚等地域的产业资本”,去年人民币四期募完,曹毅的说法是“七个最重要的人民币LP,我们行业里叫‘七龙珠’,这一次我们都集齐了”。

说明什么?曹毅提勾画了目的,再用拼图的方式做了目的性很强的募资;第二,有话语权,募资端有得挑,进一步说,“上规模”上得有底气,不勉强。这一点上,跟新基金通稿的口径倒是一致,在通稿里表达在LP市场的号召力是一以贯之的立场。

经此一役,VC的阵营跑得很明显了。10亿美元有一定节点意义,放眼一级市场玩家,除了能靠规模打法降维打击的腾讯红杉高瓴三家,近两年募资达到10亿美元的VC就那么几只,高榕启明GGV,还有今天的源码。

“好看”的投后

既然进了高速赛道,操作必须跟得上。想要站得稳乃至几年后跑得出来,现在不光是投资决策的问题,经营决策上也必须坚定。

探讨这个问题,投后绕不开。

源码很喜欢强调投后,比如被投企业圈子“码会”,分享交流知识的“码脑”,扩大内容品宣覆盖的公众号、视频号,加之为被投企业提供招聘、经营等各方面协助,背后是多达五十人规模的投后团队。投后活动、服务的执行力也不错,去年疫情爆发后,源码立刻组织线上抗疫、交流;IPO迎来“大年”,源码立马引入拥有资本运作经验的合伙人,面向被投企业开展一系列码会IPO主题分享。

这样的投后,一来可以实现与被投企业的频繁交互,二来组织结构搭建得完整,显得服务产品丰富并且多元化。

那我们就要问了,频繁交互的目的是什么?服务丰富又如何呢?

从VC角度来说,投后的频繁交互有个最重要的意义:以投后服务之名,行投后管理之实。除了一定程度上帮企业解决些问题,对自己而言,可以通过顺畅的沟通和反馈,实现对企业更强的影响和掌控。这也是人员薄弱的精品VC机构所不能比拟的规模化优势。

而丰富的服务又有啥用?为了看起来好看吗?

通稿说,“2020年,投后团队对早期和成长期投资企业共完成了759次投后动作,形成了28套完全产品化的投后服务,完善了“四横四纵”的投后服务体系”。你说这759次、28次、几横几纵这种数字有啥量化的意义?

对不起,没有意义,就是为了好看。但“好看”对于初创企业或是人民币募资市场,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点。投资端需要较长的周期来出成绩,而投后的组织效率、逻辑就是外人审视一家VC很好的通道。

不过说到底,投后终归是个加分项,源码行不行,更重要的是看前端投资的策略打法和团队建设,以及协同。

也就是说,前端打得好,分还能加的上去,才是竞争力。

组织和打法才是竞争力

源码在投资上的层次也渐渐出来了。

投资策略上,源码的“大基金”路子走得更加坚定。“三横九纵”的投资地图,热门赛道的头部案子,组织和基金的规模化曲线,齐齐指向这一点。

看看他们自己的通稿怎么说,“截至2021年,2家源码成员企业估值达到1000亿美元以上,3家估值超过100亿美元,20多家企业估值超过10亿美元,8家企业实现IPO,为投资人实现回报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你想有几家VC有这样的底气数自己的“千亿美金portfolio”?要不怎么说通稿是要“扬腕儿”的。

人才梯队也搭建的日益完整,最初几年源码只有“solo”的创始合伙人,2017年之后逐步壮大合伙人团队,加之上月内部晋升的合伙人王星石,如今已有6位合伙人。2020年源码还成立了投资策略小组,曹毅、黄云刚、张星辰、王星石、常凯斯五位组成,目标是“更好地在全局视角形成投资策略及分工协作”。

投资阶段上,源码也将早期和成长期团队的分工协作做出了划分,参照红杉、高瓴,近几年都把不同阶段的业务单独划分,源码的这一步也是规模化、模块化的必然走向。

源码扫赛道有没有效果?现在谈回报还早,但起码从投资过程中能看到效果很好,能够对更大的玩家合作方形成反哺,比如之前一家机器人公司就是源码和字节一起抢进去的,而后边大基金再入场的时候,也有赖于源码作为老股东的引介。

这时再横向观察下VC头部的这几家,源码的优势就清晰了。如果说高榕拼的是拼多多这样的超级案例,启明、GGV拼的是长期积累下的均衡实力,那么源码在这几家里最突出的,其实就是组织结构的建设和系统性的打法。

说到这儿突然发现,曹毅还有个优势就是年轻了吧?跟那几家相比,他也算得上VC里的“80后顶流”了。更重要的是,他显然是擅长“拿来主义”,看看源码构建每一个模块上,多少都能看到其他长于此道的VC的影子,但曹毅都拿来能恰到好处地为己所用,看不到冗余的部分。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