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哈啰被低估的两个轮子
返回

哈啰被低估的两个轮子

浏览次数:470 分类:财经

北京时间4月24日,哈啰出行向SEC递交上市招股申请。

这是继嘀嗒去年递交上市招股书之后,又一家准备登陆二级市场的出行公司。加上不久前被路透社曝出将在美股上市的滴滴,毫无疑问,共享出行上市潮已然到来。

招股书中,哈啰将自己定义为一家本地生活服务商,此次募资除技术研发外,也会主要用于业务扩展。如果将哈啰的业务简单归类,会发现从出行向生活服务领域拓宽边界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哈啰目前的业务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提供本地出行的服务:两轮车(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四轮车(顺风车、网约车),另一类就是本地生活服务,这里大部分是新业务:到店团购、酒旅及线上广告。

从披露的数据来看,哈啰的毛利率2020年达到11.8%,近三年在不断提升,亏损也在不断收窄。不管是盈利能力还是核心业务的增速,支撑其成为一个多栖发展者没有问题。

而选择这个节点上市,一方面是整个消费生态正在恢复,出行领域基本摆脱了新冠的牵制,恢复到高速、稳定的增长态势。从招股书来看,即使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2020年,哈啰营收同比增长了25.3%至60.4亿元。

另一方面,下沉市场消费潜力被激活,无论核心业务的深入渗透还是本地生活的延伸拓展,都需要更多资金支持。从近期清明、五一等节假日出行成倍增长的表现,到互联网巨头“引爆”的下沉市场争夺战,都证明着更大的市场亟待开发。

 哈啰目前暂未公布募资金额,但此次上市,无疑会是正式转向生活服务的关键节点。

 抠到刀刃上

 先来看下哈啰2018年~2020年的营业数据:

最近三年,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48.23亿元,60.44亿元;净亏损为22.08亿元,15.05亿元,11.34亿元。

 连续亏损3年,在创业公司身上并不少见。随着营收不断上涨,其亏损在肉眼可见地收窄。2018年~2020年,净亏损率逐年成倍降低,分别为104.45%,31.30%,18.76%。

10.jpg

营收和开支数据

 2020年,哈啰的毛利率为11.8%,跟一般流量变现的互联网平台相比略低,但从业务结构来看,现阶段贡献营收大头的两轮出行业务,本身是重资产、重运营产业,需要长期的投入和精细化运营才能维持稳定的盈利。

 尤其2019年共享两轮车进入稳定期,只剩下三家头部平台相互竞争,运营开始走向极致精细化。哈啰招股书中称:“我们未来的盈利能力,不仅取决于提供服务的优质程度,还取决于控制成本的能力。”

 最近三年,哈啰的营业成本为31.61亿元,44.05亿元,53.29亿元;毛利润分别为﹣11.48亿元,4.19亿元,7.15亿元。

 对比营收增速来看,哈啰对成本的控制比较到位,在保持营收高速增长前提下实现了成本压缩,因此实现了盈利能力提升。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了128%,成本增速为39%,毛利润得以转正。

 这种趋势即使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2020年依然保持。2020年营收同比增速达25%,成本增速则降低了18个百分点至21%。

 哈啰目前成本控制有所成效,但新业务仍需要长期持续投入。招股书中的风险题因素中明确称,当前的亏损状态未来可能会持续。因此控制成本之外,钱花到哪里也很关键。

 2018年~2020年,哈啰的营销费为0.91亿元、2.68亿元、3.64亿元,营销费用率分别为4%,6%,6%。

 相比互联网公司动辄高达两位数的营销费用率来看,哈啰沿袭了自下沉市场突围至今的严控成本风格,甚至可以说有点“抠”。

 营业成本中,占比最重的一项开支是“一般及行政支出”。2018年~2020年,该项费用分别为2.31亿元,4.67亿元,7.70亿元,2019年同比增长了102%,2020年降至65%。

事实上,哈啰员工拥有4000多名全职员工,产生的人力成本不算高,招股书中透露,这项支出中包含对员工的一次性股权激励费用,至2020年12月31日,该项支出达到3.07亿元(约合4700万美元)。

 除了员工激励,哈啰对研发的投入热情也不低。

 近三年的研发费用为1.15亿元、5.02亿元、6.82亿元。2019年同比增加337%,2020年这样的特殊时期,同比增速大幅下降,但仍保持了36%的增速。

 2018年~2020年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10%,11%,处于较为合理的支出空间。相比业务之外的花销较“抠”的态度,基本上是把钱花在了刀刃上。

 被低估的两个轮子

 在共享单车经历大清洗后,国内的运营平台仅剩下三家,因此单车更多被看作平台其他业务的流导流工具。但哈啰共享两轮车表现出的赚钱能力也不差。

 哈啰用户季度平均交易金额从2018年第二季度的10.7元,2019年第二季度的23.3元,升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35.1元。

 交易用户数量也出现相同的增长趋势:2018年第四季度为5960万,2019年同期增长了51%至8980万,2020年第四季度升至10170万,同比增长13%。

11.jpg

季度交易用户

共享两轮车单价低,且有明显的淡旺期,第二季度是相对稳定的旺季。哈啰2019年第二季度的用户交易金额同比增长118%,此时是正常的市场环境,翻倍增长属于正常情况,但2020年第二季度正处于疫情时期,人们出行受限、消费收紧的情况下季度用户交易额多了近12块钱,交易金额仍保持了两位数增长。

根本原因是,2019年开始,哈啰开始尝试从一条腿走路变多条腿走路。

2019年上线的顺风车业务次年逐渐规模化并占据主要市场份额,2020年开始尝试从本地出行到向本地生活服务扩张,新业务让流量能够在平台内转化,刺激单季交易额同比增长近51%。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计算,哈啰2018年、2019年、2020年的交易总量为45.96亿,55.80亿,51.95亿。其中,两轮车2019~2020年的交易量为45.96亿,55.26亿,50.89亿,分别占年交易总量的100%,99%,98%。

共享两轮车几乎一手撑起了平台的交易量,但需要注意的是,顺风车业务从2019第一季度开始产生交易,2019年总交易量为4900万,2020年为9400万,同比增速高达92%。

 更为直观的表现是交易总额的占比变化。

2019年,哈啰的交易总额为79.01亿元,其中,共享两轮车贡献了49.07亿元,占比62%;顺风车贡献了29.7亿元,占比38%。

2020年,哈啰的交易总额为129.52亿元,共享两轮车、顺风车的交易额分别为58.46亿元,69.68亿元,占比交易总额的45%与54%。

两轮车是哈啰运营时间最长的业务,一直保持着高频交易。近三年行业格局基本定型,三足鼎立的竞争背景下依然增长,2020年同比增长了19%,是哈啰最为稳定的基本盘。

顺风车作为后来者,首年的交易额占比就达到近四成,年增速高达135%,直接原因是相比两轮车,顺风车单价较高。现阶段,哈啰顺风车交易额已经全面超越两轮车,成为哈啰的另一个核心“轮子”。

 对哈啰来说,两轮车和顺风车各自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哈啰2020年的收入中,两轮车贡献的收入占总收入的91%。在以往的认知中,共享单车重运营、难赚钱,只能导流,哈啰共享两轮车摘掉了这些刻板标签。两轮车是重资产模式,但其高频低价,培养用户习惯、增加用户使用粘性的同时还能贡献利润。

 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投入市场的共享单车、电单车超1000万辆,覆盖全国300多个地级或以上城市。2020年,哈啰共享两轮车每位用户每季度平均骑行14.4次,平均骑行时间为12.6分钟,平均行驶距离为1.7公里。对正在推进的生活服务业务来说,这些高频的两轮车是性价比最高也最顺畅的引流利器。

 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顺风车共有2610万交易用户,930万注册顺风车车主。按照2020年的顺风车交易量,其占比国内市场39%,位居第二。

 顺风车通过撮合私家车车主与用户顺路出行需求,收取信息服务费。相比共享两轮车,顺风车本质是信息撮合,轻运营,是行业众所周知的现金牛业务。虽然各地对顺风车每天的接单数量有不同限制,但顺风车本质上是运力共享,符合绿色低碳出行的政策鼓励趋势,因此不论商业模式还是未来潜力都极具想象空间。

 主攻本地生活

 哈啰发家于下沉市场,是共享单车战争中出现的唯一“黑马”。此次招股书自我定位为本地生活服务平台,本质上是业务相互形成转化的最终结果。

 早前哈啰依靠农村包围城市策略成功突围,积累了下沉市场的运营经验,获取了巨量下沉用户基础。2020年4月,哈啰出行CEO杨磊公布基于出行进行生活服务的发展方向,开始正式布局“吃喝玩乐”相关的本地生活领域。

 哈啰将目光锁定在下沉市场生活服务领域,目前涉足的业务包括到店团购,酒旅等。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至2025年,中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将从2020年的19.5万亿元增长到35.3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可达12.6%。而本地生活服务的线上渗透率2020年只有24.3%,增长空间广阔。

 相较目前集中在一二线主流市场的网约车平台、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哈啰的目标在下沉市场,属于尚未渗透的增量市场。而开拓这种空白市场,既避免了与互联网巨头们正面地盘冲突,又能发挥自己以往积累的基础优势。

 这符合哈啰追求高效且出其不意的一贯拓新作风,目前也小有收获。

 网约车、到店团购在内的下沉新业务,其贡献的交易额被划归在“其他”中。2020年的四个季度,其他业务分别贡献了1000万元,4500万元,4900万元与3400万,年交易额为1.38亿元,占总交易额的1%。

 2020年,其他收入7882.3万元,亏损2264.3万元,是现阶段哈啰唯一亏损且可能长期亏损的业务。

 亏损的另一面是反哺。新业务丰富了哈啰的产品功能,也让不同业务间形成了有效转化。招股书显示,34%的哈啰用户使用过两种或以上服务。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单车新用户中有8.4%来自其他服务的用户。

 当然,高频业务也在为新业务的生长注入能量。从本地出行到本地服务,多场景业务相互协同,使得哈啰的用户平均消费金额不断提升,从2017年的13.1元,到2020年提升439%至70.6元。用户两年留存率达60%。

 除此之外,隐藏在招股书之外的,是哈啰为本地生活布局的基础设施产业。

 不论是从生活服务向出行拓展,还是从出行向生活服务拓展,都是围绕着本地生活进行的商业化实践,前者通过完善零售配送的基础设施达成,后者通过覆盖本地出行基础网点实现。

 哈啰在2019年与宁德时代、蚂蚁集团合资推出换电服务,目前这些电动车换电柜已在55个城市安装。

一方面,哈啰换电柜是哈啰共享电动车的配合设备,但对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县域市场来说,电动车的极高普及率意味着公用换电柜的刚需性,这门生意的背后是下沉市场的基础设施争夺。另一方面,哈啰不久前发布两款电动车,涉足电动车零售领域之外,两轮电动车的VVSMART超连网车机系统面世。

相比硬件,软件在电动车产业链中更具想象空间。电动车新标即将实施,新一轮的换车潮之下,连接用户移动设备的系统是最基础的配置,车辆安全数据、骑行者保障措施等智能化电动车才是大势所趋。

 而这些移动数据点组成的本地生活轨迹网,才是哈啰本地生活的未来所在。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