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又一个细分赛道火了:1年70亿涌入,红杉博裕进场,从业者深圳买别墅
返回

又一个细分赛道火了:1年70亿涌入,红杉博裕进场,从业者深圳买别墅

浏览次数:454 分类:财经

"之前看出海的投资人,几乎都在看跨境。” 这已经成了很多投资人的共识。

跨境电商SaaS这个细分再细分的赛道,2月突然频传好消息:先是易仓科技获得细分赛道内最大单笔融资B轮4000万美元,紧接着船长BI宣布完成近1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

有业内人士告诉投中网,2020年高瓴投资的领星ERP新一轮融资也正在交割中。

“单从SaaS的角度讲,整个跨境的SaaS也就二三十家,本来就不多了,可能从外界的眼光来看,怎么有那么多SaaS去融资?”

为何跨境电商SaaS这样一个细分赛道,在短短时间内频频获得巨额融资?投中网就此采访了众多从业人员。

资本如潮涌

“最近跨境不是火了嘛,大家都跑出来融资了,有的是因为之前被国内巨头加持过,有的是之前一直没有融资,但现在整个行业一下子被放大在资本面前,这是我很深的一个感受。”易仓科技CEO陈磊对投中网说。

易仓科技在2019年12月宣布拿到Pre-A轮近千万美元融资,陈磊说,这是行业里面第一家拿到主流机构投资的企业。在此前,尽管公司2013年已经成立,且每年有7到8倍的增速,陈磊依然坚持没有去融资。

2020年3月官宣融资,加之当时疫情影响,陈磊马上收到了其他机构的橄榄枝,在他看来,“一下子所有人都注意到我们这个行业,电商也好,服务商也好,资本就全部进来了。”

这波热度在2020年下半年达到了小高峰。随着跨境电商整体发展,独属于跨境电商SaaS在6月之后形势变得更加明朗化。“整个2020年的Q2,是一个非常旺盛的季度,很多人靠Q2直接完成了一年的目标。甚至有跨境电商相关的从业人员,直接花一两亿现金在深圳湾买了别墅。”

相对应的:2020年10月,就有四家跨境电商服务商接连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店匠Shoplazza获得超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领星完成 7000 万人民币的 A 轮融资;连连数字获得红杉、博裕超10亿元融资,累计完成融资近50亿元。数据信息表明,仅2020年,就有33家跨境电子商务公司得到超70.9亿人民币的融资额度。

“3月份PR之后,很多人找过来,但只是想了解行业;6月份之后,行业形势明朗化,很多人拿了更多的钱。一旦有第一家资本来看,其他机构就会闻到这个气味过来。而且大家都会(集中)投一家。”陈磊提道。

这样一来,跨境电商突然涌现出了很多融资事件,包括物流平台融资、供应链融资、品牌融资。疫情之下,跨境电商依然保持着非常不错的增速,行业全面开花。

“单从SaaS的角度讲,整个跨境领域也就二三十家,本来就不多,所以从外界来看,这个行业好像突然就不同了,怎么有那么多SaaS去融资?”

创世伙伴CCV合伙人,易仓科技的投资人Melissa也表示,“我们从20年开始看跨境赛道,这其中,有两个特别大的变化,一个是疫情带来欧美零售电商的在线渗透,线下零售加速向线上转型,出现很大增量。相关数据显示,增速甚至高达40%到50%;此外就是资本现在都有子弹,也看到了这个需求,跨境电商变成了可以持续去投资的赛道。”

公开资料表明,截止到2019年底,我国跨境电子商务B2C交易量为1700亿人民币,只占我国进出口贸易4万多亿美元总量的不到1%。而在2020年,疫情催化下,海外消费者的线上购买习惯加速养成,加之中国供应链的率先复苏,跨境电商被赋予了稳外贸的更多责任。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黄奇帆就曾预判:“跨境电商的潜力还没被完全释放,到2035年35%的外贸额有望通过跨境电商来完成。” 

“以往资本对跨境电商的热情有限,过去一年因为有像Anker和SHEIN这样的明星项目出现,引发了资本对跨境电商和品牌出海的热议;而资本对物流、支付、SaaS等跨境服务商也频抛橄榄枝,且资金额更大、轮次更靠前。”某跨境业内人士表示。 

船长BI创办人兼 CEO 林福东则直接表明,伴随着商家愈来愈高度重视精细化运营,数据信息将变成最关键和关键的财产。就跨境电子商务商家来讲,选对可靠技术专业的服务提供商,对知名品牌出航大有益处。以SaaS系统软件为意味着智能服务已经逐渐变成跨境电子商务发展趋势的新引擎。

疫情激活行业

陈磊对投中网提及,2020年易仓科技的电商SaaS业务实现了100%的增长,物流业务增速更是达到3倍。此外,团队人数在2020年年初不到300人,现在已经扩张至600多人。

这样的成绩直接得益于出口跨境电商行业的发展。最新数据统计,2020跨境电商出口交易额预计超过10万亿。疫情无疑进一步放大了中国供应链的优势,尤其在跑出了SHEIN和安克两家明星公司后,这个方向变得更加火热。

“2020年是什么情况?就是很多国家的电商流量是从一位数成长为三位数,包括之前可能完全没有线上的购物习惯,现在全部转线上,流量一下就爆炸了。我拿美国来举例,它是从以前的一个百分之十几直接涨到30%。”

也因此,在陈磊看来,中国的这群卖家在2020年基本上就相当于是拿着中国供应链就是在收割全球的流量,因为国外的人没办法把货运出去,然后他也接触不了工厂。

创世伙伴CCV合伙人Melissa也表示,自己看到因为疫情原因,欧美电商增速很快,以及加上中国供应链的优势,在亚马逊上,49%的卖家都来自于中国,所以最大的疑问变成,疫情带来的影响能不能持续?一旦可以持续,跨境电商SaaS就大有可为。

“我当时做了两件事,一是类比京东那一波电商出现,当时受非典影响,电商出现了一波小高峰,跑出来了京东。另外一件事,我直接在美国东西海岸的朋友里做了个小调查,他们给我的回答中,都表示大部分线上购物的习惯会保持。线上买菜出现了类似美团外卖员的工种。比如,当时波士顿疫情已经得到控制,生活基本恢复正常,我朋友注意到超市一小半还是外卖员在买菜。说明这样的用户行为变迁已经是不可逆的。”

也因此,在Melissa看来,“最重要的还是从用户的需求上看,海外其实主要欧美这些国家的用户线上购买的行为习惯形成。所以一旦习惯养成,跨境电商SaaS就不会昙花一现。”

除此之外,她也提到,中国供应链优势非常之大。“跨境物流成本是占25%,就换句话说,中国生产的东西,再加价25%,运到国外去,居然还有优势,就说明我们供应链优势是多么的巨大。”

新冠疫情成了放大器以及加速器。“随着疫情的促进,美国等国家的电商一直在补短板,比如物流等基础设施一直在改进,这又反过来形成了正向循环。”Melissa表示。

而此时,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跨境电商卖家需要不断提升运营管理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和人力成本。陈磊表示,跨境卖家普遍存在跨平台管理效率低、内部管理成本高、采购销售分离、信息化水平低等痛点,而不同卖家的数字化需求不同,亟需多层级、体系化的解决方案。

那么,资本为什么也看好跨境电商服务型企业?险峰长青的投资人秦潇就表示,“对于之前不看出海品牌的投资机构来说,与其面临投不中的风险,不如投资专业化分工的服务商。而在电商品牌成熟度变高的情况下,专业化分工也很必要,投资机构选择投服务商,既能补充投品牌的能力,也能做跨界的赋能。最后无论哪家跨境电商企业能跑出来,投资人都不至于落空。”

对于SaaS服务来说,从其中物流一条来讲,只要能为口岸提供成熟的仓储及物流管理系统,SaaS即可利用BC口岸对进口电商平台的强大吸引力带来一波充足的B端流量,甚至直接将BC口岸的服务量化后上传到与SaaS服务绑定的综合服务平台上进行公开签约售卖。这不是刚性需求,这是垄断需求。

长久发展不可逆

12万亿,是跨境电商行业里经常提及的数字,它最早出自四年前阿里研究院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曾预测,到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将达12万亿元。过去几年里,这个数字频繁地出现在各种场合,它代表着这个市场的宏大规模,产业链里上下游竞相来分一杯羹。

具体到微观层面,一位跨境电商从业人士给出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百分之三十几的美国人是第一次网购,且在这些人里面,很多人都是超过50岁的;以及很多人的两次网购的时间间隔都在100天以内。

这对于跨境电商SaaS来说,确实是非常大的利好:毕竟对于跨境电商来说,从做的第一天开始,就天然需要选择一款工具,比如每天打印订单或上传商品,还是做相关数据分析,都需要工具。“天然的它无论如何都先选款小工具,慢慢的随着公司规模扩大,业务变复杂,还会按场景还选各种各样的工具。”

陈磊是这样阐述的,“因为国家太多,平台太多,而且对于一个公司来讲,发展到可能三四十亿四五十亿级别的时候,这种电商公司 IT本身就是它的核心竞争力,所以即便会有在某一场景下做得非常好的一个SaaS,对于我们来说,也还是刚需。”

毕竟,在中国经济外溢性的逻辑框架下,跨境电商快速崛起,而在跨境电商输出的背后就是跨境电商基建的输出。

这用Melissa的话来说,就是,中大卖家有付费能力,对系统和服务有要求;真正想做品牌成长性好的小卖家中,其中更加有前瞻性的人已经开始在买一些好的系统了,也就是说跨境电商SaaS的核心客户群体已经建立起来。

也因此,"之前看出海的投资人,几乎都在看跨境” ,“这些现象发生的背后其实是出海自动化的风口”。

就连字节跳动这样的巨头也在进场。2月9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全球CEO张一鸣近日在内部目标中提到,2021年将重点在包括跨境电商在内的三个新业务方向上做探索。字节的跨境电商业务将兼做进口和出口。

更不用提,Shopify 在2020年股价一路飙涨到令人眼红,新冠疫情则是让 Shopify 业绩增长一飞冲天。

据 Shopify 称,其在美国的电商销售额占比已达6%,超过 eBay 和 Walmart,成为仅次于亚马逊的“二号人物”,亚马逊仍然以37%份额盘踞第一。而和电商平台不同的是,Shopify收入来源主要由订阅费用和商家解决方案两大部分组成。

据纽约时报报道,整整用了八年时间,美国电商零售额占总体零售额比例才由5%上涨至12%。转眼进入2020年,仅 Q2 一个季度就从12%增长为16%。这个季度里涌入Shopify 的卖家数量也增长了70%。

用钟鼎资本合伙人汤涛告诉投中网的话来说,则是,中国跨境电商SaaS赛道潜力巨大,技术驱动的新协作,很有可能是下一个十年中国最大的革命性机会。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