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 / 廉颇老矣,孙正义依然是孙正义
返回

廉颇老矣,孙正义依然是孙正义

浏览次数:444 分类:产经

2021年3月11日,一家名为Coupang的韩国电商集团登陆纽交所上市。据悉,在上市之前,Coupang的IPO融资就达到了30亿美元,市场估值为490亿美元。

Coupang背后的投资人,正是孙正义。这是继阿里之后,软银再一次“押宝电商”的成功。

按照上市时的市销率来算,Coupang仅次于阿里巴巴,并高于亚马逊、eaby和京东,在全球电商企业中排名第二;上市后,Coupang股价暴涨4倍,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元,跻身电商界千亿美元俱乐部。

这不仅使其成为自2014年阿里巴巴250亿美元IPO以来,非美国公司在美国交易所最大的IPO事件,也是有记录以来的亚洲企业第四大赴美上市案例。

孙正义终于找到了“第二个阿里巴巴”?

“投资教父”的前世今生

孙正义曾回忆道:“我的个人净收入每周增加100亿美元。有三天,我比盖茨还富有。”

毕业于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在美国大学校园倒卖日本电子游戏赚取差价,19岁就把美国袖珍发声翻译器专利以1亿日元的价格卖给日本夏普——孙正义从来都不想“慢慢赚钱”。

1981年,24岁的孙正义以1000万日元注册了“softbank”(软件库),卖电脑软件。公司成立当天,他向仅有的两名雇员发表演讲:5年内销售规模达到100亿日元,10年达到500亿日元,若干年后,要发展成为几兆亿日元、几万人规模的公司。

然而事与愿违,创业初期,孙正义主推的一系列业务纷纷以失败告终,单就1984年来说,孙正义仅凭一人之力使公司在半年内背负共计10亿日元债务,可他仍然毫无退意。当时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日本人不仅夸夸其谈,而且豪赌成性。

直到1992年,孙正义得到了思科(Cisco)系统的日本代理权,并决定以路由器为试水开始探测日本分公司的可能性,同年,软银控制了70%的日本软件销售通路,瞬间跻身日本顶尖企业。1995年,软银上市,38岁的孙正义也顺势进军10亿美元富豪俱乐部,并持有朝日电视的少数股份。

获得丰厚资金的孙正义重回硅谷,前后共计投入1.08亿美元入股雅虎,并占41%股份。这是当时极罕见的大投资,雅虎创始人杨致远甚至以为孙正义疯了。然而事实却是,1996年日本雅虎成功进军东瀛,第一年就获利,用户增长速度惊人,85%的日本网友曾造访此站。

从1999年到2000年3月,软银股价在短短1年时间内涨了近30倍,市值更是接近2000亿美元。孙正义在当时英文报道中的称号有“Mr Japan.com”、“日本的盖茨”、“赌徒”、“互联网大师”。仅靠一通电话就拿到软银4亿美元投资的在线交易公司E-Trade创始人Christos Cotsakos,干脆直接称呼孙正义为“互联网宇宙的主人”。

孙正义膨胀了吗?是的他膨胀了。

孙正义醉心互联网行业投资,软银集团股票也成为行业标杆之一,但紧接着就是互联网行业发展初期的泡沫破灭。千禧年初,那些试图在网上销售商品、广告和企业服务的公司几乎没有赚钱的机会时,软银投资的E-Trade也很快破产,软银也跟着这些企业股价暴跌。直到2002年市场逐渐恢复平静时,软银已经损失了99%的市值,从1800亿美元跌至20亿美元。

孙正义当时的补救措施在如今看来与2020年如出一辙:停掉新投资、抛售资产,与此同时尽最大可能守住阿里巴巴的股票。

坊间最为津津乐道的阿里与软银的故事,还得从孙正义最膨胀的时候说起——“6分钟喜提2000万美元融资”。

1999年,还未遭到金融危机的软银风光无量,正积极筹备中国软银基金,10月,孙正义来到中国,并通过摩根士丹利公司的帮助甄选了一批资质不错的互联网项目会面。彼时,国内主要的B2B电商有MeetChina、8848、Sparkice、阿里巴巴4家公司,孙正义则给了这些会面者每人一个“6分钟”的陈述机会。

“6分钟”过后,一次偶然机会,Sparkice创始人曾强在日本见到了孙正义,并从其口中得到了“软银将投资Sparkice”的承诺。但当时的软银中国基金负责人薛村禾觉得不妥。他认为,同一类型的公司只能投一家,如果真有差异再另当别论。正因如此,他早已在中国做了大量调查。在薛村禾看来,阿里巴巴的马云及其团队更靠谱,而Sparkice的曾强“太能吹”。

在薛村禾的强烈建议下,孙正义叫停了与Sparkice的投资合作。2000年1月,距“6分钟”陈述的2个多月过后,马云受邀前往日本,得到了“软银要投资阿里巴巴”的决议。紧接着,软银中国基金(SBCVC)先后于2000年和2003年投资阿里巴巴和淘宝网共计2300万美元。

2014年,阿里巴巴登陆美股市场,软银的2300万美元升值为240亿美元,公司一扫先前颓势重回巅峰,甚至更上一层楼;其超1000倍的高额回报,不仅使之成为世界VC史上最成功的投资案例,更使孙正义的财富净值增长至166亿美元,一跃登顶成为日本首富。

孙正义膨胀了吗?是的,他又膨胀了。

这原本是一个传奇的创业故事。2010年正值共享经济兴起,诺依曼在纽约创建了WeWork,成为共享办公的鼻祖。2016年,WeWork已经在全球23座城市拥有80个共享办公场所,诺依曼的野心不断膨胀,他告诉外界:假以时日,WeWork将被他缔造成像亚马逊一样庞大的商业帝国。

这番言论激起了孙正义的兴趣,他仿佛看到了软银成立之日那个向仅有的两名雇员发表演讲的自己。2017年,孙正义秘密造访WeWork总部,并起草了一份44亿美元投资的协议——由此展开了一段孽缘。

寻找“第二个阿里巴巴”?

人类对“人造神”往往乐此不疲,所以当马云的造富神话响彻世界,所有人都开始期盼孙正义能找到下一个“阿里巴巴”。

疯狂的亚当·诺依曼显然不是。

彼时,孙正义正准备筹集总额为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而这支基金最中意的便是WeWork这般萌发于新兴经济形态下的超级独角兽公司。再加之诺伊曼像极了年轻的自己,这让孙正义的好感度直线上升,他对诺伊曼说:“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更好,WeWork现在还不够疯狂,要让它更疯狂起来。”

这句话无疑助长了诺伊曼的疯狂,WeWork自此开始了不计成本的疯狂扩张。但,共享办公终究是极其烧钱的生意。2019年初,新成立的We Company资产负债已高达60多亿美元,但现金消耗的速度仍持续高速盖过现金注入的速度。

为解决资金压力,诺伊曼铤而走险,决定提前上市。2019年8月14日,已更名为We Company的WeWork发布了招股说明书,随之而来的是公司财务状况也被公之于众。

负面新闻随即铺天盖地而来,WeWork也从470亿美元估值一路下滑至仅剩100亿美元左右。与此同时,软银持有WeWork股票的平均成本为240亿美元。如果诺依曼坚持以10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软银持有的股份将承担大约60%的账面损失,这就相当于拿了孙正义的钱,打了孙正义的脸。

重重压力之下,WeWork的IPO计划失败,但是公司资金短缺危机尚未解除。为了降低运营成本,WeWork开始大规模裁员,员工总数从2019年最高时的1.4万人降到5600人。

随后,创始人诺依曼离开了(被踢出)董事会,留给孙正义一地鸡毛。

2019年夏天,软银的名字与WeWork闹剧牢牢绑定,185亿美元投资款换来一个估值29亿美元的公司,持有80%股份却没有多数投票权。

实际上,继“孙正义的阿里神话”之后,软银的还有很多光听名字就不对劲的失败投资:3.75亿美元投资“机器人做披萨”的公司Zume Pizza、2.4亿美元投资美国白牌零售公司无印(Brandless,已倒闭)、3亿美元投资人工智能匹配遛狗公司Wag Labs。而这些公司的结局,有的被曝欺诈,有的申请破产,有的大量裁员,还有的原价把钱退还给了软银。

投资教父N连摔?这一系列操作让62岁的孙正义成了业界最大的笑话,就连原本计划募资1080亿美元的软银愿景二号基金,最终也只筹得25亿美元——由软银自己出资。

2020年3月19日,软银股价屡破近3年新低,市值两周跌去700亿美元。

廉颇老矣,可孙正义依然是孙正义,那个《纽约时报》在24年前描述的激进赌徒,决策果断、大赌大赢。为解决资金问题,软银开始了自救:先后套现约价值154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以200亿美元出售美国第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T-Mobile部分股权,以140亿美元出售软银日本移动通信业务1/3股份,以400亿美元将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贱卖”给英伟达……

值得注意的是,软银在甩卖900亿美元资产的同时,没有卖出Uber一股。软银自Uber上市至今一直保持着12.8%的持股比例,是其最大外部股东。2020年网约车市场受到新冠疫情重创,这批股票最低的时候只值约31亿美元。

事实证明孙正义赌对了。“从成立以来就没挣过钱的Uber”,股价从2020年10月底开始疯涨,总市值最高达到967亿美元,而孙正义手中的12.8%的持股,已超过80亿美元。

“IPO捷报”接踵而至

2020年8月,中国房地产中介平台贝壳在纽交所上市,当天股价上涨87.2%,此时距离软银入股还不到10个月;12月,美版“饿了么”DoorDash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股价大涨85.79%,市值超过600亿美元,而从2018年就开始投资的软银(IPO后持股比例稀释至22%)持仓价值也因此超过了100亿美元。

两场翻身仗已基本填上了WeWork留下的巨大财务黑洞,但“转运”仍在继续。

2015年,软银曾大胆以10亿美元投资韩国电商集团Coupang,3年后,Coupang创始人金范锡又从愿景基金获得了20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为90亿美元。这显然有违薛村禾的“同一类型公司只能投一家”原则,况且,该公司的主要消费者受众,是人口仅为5000万的韩国。

但孙正义是谁?他疯狂,桀骜,终其一生豪赌;他像美国人那样握手而不是鞠躬,侃侃而谈自己如何“比盖茨富”;他可以直面自己的失败,会自嘲“你见到一个看似出色的企业家,觉得他令人鼓舞,但是他不一定能带来丰厚的回报。”

他曾说投资一直很困难,“这不是科学,而是一种艺术。”

2021年3月,从未受到国际资本舞台重视的Coupang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正挂牌上市,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元。截止收盘,Coupang股价最终收涨超40%,市值达840亿美元。而作为Coupang最大股东的软银,将从此次IPO中获得约250亿美元的净收益,折合人民币超1625亿元。

6年获利1625亿,孙正义找到“第二个阿里巴巴”了吗?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