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 / 铁矿石期货“破千”:市场下注明年全球经济复苏
返回

铁矿石期货“破千”:市场下注明年全球经济复苏

浏览次数:465 分类:产经

 

现实与预期的交错,正推动铁矿石价格持续飙升,期货、现货价格罕见“破千”,且大涨行情仍在继续发酵。

11月以来,铁矿石期货不断刷新上市以来新高,仅一个多月的时间,累计涨幅超过40%。截至12月11日,铁矿石主力I2105合约最高涨至1042元/吨,较年内低点569.5元上涨了83%。期货大涨背后是现货支撑,近日,铁矿石现货吨价在2013年之后首次站上1000元关口。

铁矿石期货持续大涨,也牵动着监管部门的“神经”。据不完全统计,12月份以来,大商所已陆续发布6则公告,以防范市场风险。包括针对铁矿石启动“五位一体”监管协作机制,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增加铁矿石保证金比例,且对铁矿石实行限仓管理等。

监管频频出招,但并未压制住市场的热度。12月11日,铁矿石I2012、I2101、I2102、I2103、I2104、I2105等多个合约一举冲上“千元”之上,涨价仍在继续。

无视监管,多头在交易什么?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宏观经济复苏的预期是近期包括铁矿石在内的工业品价格集体上涨的最底层逻辑,而市场需求强劲、供需失衡之殇,让铁矿石涨幅更甚。

攻上“千元”关口

铁矿石无疑是今年最亮眼的大宗商品。

11月以来,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不断拉升。截至12月11日,主力I2105合约自低点713元/吨最高上涨至1042元/吨,仅一个多月的时间,累计涨幅为46%,年内最大涨幅高达83%;I2101合约自低点772.5元/吨涨至1093.5元/吨,涨幅达42%,年内累计最大涨幅更是达到了114%。

另一边,铁矿石港口现货价格一路飙升至近七年新高,亦是突破千元大关;普氏铁矿石62%指数也已突破150美元/吨的高位,创下2013年2月份以来新高。

Mysteel铁矿石分析师俞晨指出,近期国外铁矿石发运量和国内到港量同步走弱,而需求端因国外持续复苏和国内钢厂维持高位生产,导致铁矿石资源再次转向偏紧的趋势。

根据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国内铁矿石进口量9815万吨,环比10月下降8%,而全国铁水产量11月份与10月基本持平。Mysteel统计的全国港口库存显示11月累计去库316万吨,与市场原本预期的累库趋势相反。此外,前段时间淡水河谷下调产量目标等消息面的刺激下,矿价受基本面和情绪的共振影响从而出现大涨。

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发现,铁矿石价格在2008年左右大涨后,近些年整体处于下跌通道中,此前两个高点分别是2013年和2019年。2013年一季度,铁矿石也曾超过千元每吨,但是持续时间不长。去年,受巴西淡水河谷尾矿溃坝,以及澳洲天气影响,铁矿石价格一度超过880元/吨,此后很快跌了下来。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铁矿石吨价上涨超过800元时,中钢协曾经发出一篇调研文章,称铁矿石价格过高侵蚀钢厂利润,希望采取措施将价格稳定下来。

今年铁矿石价格涨幅比去年更猛、更高,中钢协又于12月6日呼吁:“近期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偏离供需基本面,存在贸易商招标异常助推指数上涨、期货市场临近交割月多头逼仓等人为制造市场紧张行为,呼吁相关监管部门尽快介入。”

不过,截至目前,相关铁矿石价格暴涨猜测并没有得到官方证实。

光大期货铁矿石分析师石峰介绍,近期铁矿石期货价格大幅上涨主要因素是前期基差过大,临近交割月,期现回归,基差逐渐收窄。而基差收窄的方式主要是以期货上涨来实现。

石峰提到,去年淡水河谷溃坝叠加澳洲天气影响,中国45港港口铁矿石库存下降至1.06亿吨,那时的期货价格才达到924.5元/吨,且高价昙花一现,很快出现大幅下跌。今年虽然上涨存在一定的驱动,但铁矿石期货价格突破千元的现象似乎不合理。

不过,近期普氏指数上涨速度的确过快,远超国内现货,导致进口成本大幅上涨。例如,截止12月8日,普氏指数达到149.95美元,计算铁矿石落地利润已经为负值,这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国内的现货价格。

石峰表示,影响普氏指数的两大因素是远期现货招标价格和新交所掉期价格,理论上一次高价招标行为确实能助推指数上涨,且可行性比较高。至于中钢协质疑的期货逼仓情况,他认为,“从期货盘面上看不出存在逼仓行为,目前I2101合约的价格贴近现货价格,属于期现回归现象。”

一位资深的期货分析人士指出,“逼仓是指交易者通过控制期货交易头寸数额或垄断现货可交割商品的供给,达到操纵期货市场价格的行为。其前提是,拥有资金和现货垄断优势。”

从持仓量方面来看,I2101合约在临近交割月1个月时间拥有30万手持仓,属于历史上的正常水平。同时根据大商所有关交易规定,铁矿石品种非期货公司会员和客户交割月份持仓限额为2000手,个人客户交割月份持仓限额为0。也即,I2101合约进入交割月后,持仓限额措施更为严格,实际进入交割月的持仓量更少。而从交割方面来看,目前铁矿石期货有30多个交割仓库,已公布的可供交割品牌都是市场主流认可的矿种,可供交割品牌的库容较为充足。

此外,近一段时间以来,国内铁矿石期货价格持续低于现货价格运行,临近交割,基差修复需求上升。“在持仓量在正常值区间、可供交割库容较为充足、且盘面价格低于现货价格的情况下,不存在逼仓的可能。”该人士说。

预期驱动行情交易所降温

为应对铁矿石连续大涨带来的风险,12月9日,大商所发布铁矿石交易限额通知,决定自12月14日交易时起,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客户在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上单日开仓量不得超过5000手;自12月14日(星期一)结算时起,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投机交易保证金水平调整为15%。

据记者梳理,仅仅7天内,交易所连续发布六则公告严控风险,试图为市场“降温”。

此前,12月3日,大商所已经宣布对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实施交易限额,当时要求单日开仓量不得超过10000手,并对铁矿石交割仓库出库费用的最高限价进行了大幅度下调。

12月4日,大商所针对铁矿石发布《市场风险提示函》,提醒客户理性合规参与期货交易。12月6日晚间,大商所在官微发布公告称,落实“零容忍”要求,启动“五位一体”监管协作机制,以发挥监管合力,严厉打击违法违规交易行为。

不过,从12月铁矿石期货价格走势来看,交易所一连串的措施并未能起到给市场降温的效果。12月11日,铁矿石I2101、I2102、I2103、I2104、I2105等多个合约一举冲上“千元”之上,I2012合约涨停,报1075元/吨。

无惧监管压力,铁矿石期货价格走势如此强劲,市场到底在交易什么?

事实上,近期整个工业品市场都掀起了大涨行情。不只是黑色系,有色系中多个品种近期累计涨幅也较为明显。记者根据指数价格测算,11月以来,截至12月11日,原油价格涨幅超过30%,焦煤、焦炭、燃油涨幅超过20%,铜、铝、螺纹、热卷等品种涨幅均超过15%。

日前,高盛大宗商品研究全球主管JeffreyCurrie分析称,随着投资不足、美元疲软、政府刺激措施以及能源转型全面提振需求,全球正进入大宗商品的“持久牛市”。

大宗商品市场是否已开启一轮牛市行情?多位业内人士给出了一致的看法,即“预期驱动”——近期整个工业品市场都在交易明年全球经济复苏的逻辑,预期工业品的需求将逐步回升至疫情之前的水平甚至更高。

“宏观经济复苏的预期是本轮工业品价格集体上涨的最底层逻辑。”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铁矿石研究员梁海宽介绍,近期外矿到港量的下降以及海外粗钢产量的回升已经显示出海外铁矿的需求当前已开始逐步恢复,宏观预期正逐步落地为现实。

石峰认为,全球经济正在复苏,对于大宗商品的需求也在加强。但是不同品种上涨的背后推动因素也存在差异,能源化工品由于前期跌幅过大,目前处于修复阶段,而铁矿石、煤炭市场交易的逻辑是供应偏紧和需求加强的现实和预期。

就铁矿石这一品种而言,梁海宽也认为,“铁矿石除需求端恢复外还叠加了明年主流外矿供应收紧的预期,故其价格涨幅更为明显。”

据了解,铁矿石生产商淡水河谷近日宣布下调其2020年和2021年的目标产量,2020年目标产量下调至3-3.05亿吨,略低于其之前一直努力完成的3.1亿吨的全年目标产量下限。更值得关注的是,其2021年目标产量下调至3.15-3.35亿吨,同比增量为1500-3000万吨,低于市场之前的预期。这使得铁矿的中期供需平衡面临重估,进而提高了远月合约的估值水平,是铁矿I2105合约近期快速上行的内部驱动因素。

除了强预期外,铁矿当前的实际供需也表现出了强现实的特征。

梁海宽介绍,现阶段长流程钢厂对铁矿的刚性需求明显强于往年同期水平,日均铁水产量仍旧维持在245万吨以上的绝对高位,高需求下疏港量维持旺盛,港口库存再度进入去库模式,库存总量和结构性矛盾有再度显现的迹象。从产业链内部利润的传导来看,钢厂进入11月以来利润水平持续修复,增强了其对高价原料的接受程度,开始对铁矿进行主动补库,成材再度让渡利润给原料端,给予了铁矿现货价格上行的空间。

梁海宽认为,当前铁矿自身供需仍较为坚挺,叠加节前钢厂的补库需求,其短期现货价格仍易涨难跌。对于I2101合约来说,其前期的高基差已基本修复完毕,后续走势将跟随现货波动。

但在俞晨看来,铁矿石价格涨幅明显高于螺纹钢,后期钢厂利润将面临全面亏损状态,这将对矿价持续性走强形成压制。他进一步指出,目前来看,短期内钢厂生产仍维持在高位,在没有出现亏损减产的情况下,矿价仍有一定支撑,但进一步大涨仍需要新的利好支撑。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