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杀疯了杀疯了,五源新募资130亿,LP想投进不去
返回

杀疯了杀疯了,五源新募资130亿,LP想投进不去

浏览次数:195 分类:新闻

周一,五源资本宣布了新一期双币基金,总规模折合人民币超过130亿元,其中美元规模超17亿美元。简单算个账,可知人民币规模大约20亿上下。

五源发了一篇通稿,老规矩,先翻译信息。

首先,石建明提到“感谢投资人包容”,“包容”指向的一定是基金周期,是募资尤其是人民币募资的过程,这是尤其需要博弈的一点,虽然官方没透露基金周期,但显然五源在其中实现了诉求,拿到了“长钱”。

再来,五源提到“平台化策略”,也就意味着,五源的阶段性目标就是“平台化”。有条信息明确指向“团队”。刘芹的原话是“寻找方法论背后的方法论”,要招“有巨大好奇心的人”,要鼓励“疯狂甚至不靠谱”的思路,还要“找到落地方法”。

坦白说,引号里的是口号,不是信息,但串起来看,总归是把“招人”的逻辑讲明白了。招什么人没说清,但“招更多人”,走“平台化”的思路已经没有疑问了。

通稿的留白,也很值得思考。一般来说,基金完成募资的时点,正是“秀肌肉”的好时机,要向LP、创业者乃至同行传达想传达的信息,比如,LP构成有多硬,认可度多高,项目战绩如何,还有接下来的发力重点、投资逻辑、组织重心等等。

但五源没太着笔墨。

别的先不说,“募资很从容”这件事也不重点说说吗?通稿就一句话,“短时间内”获得了LP的“全力支持和超额认购”。

五源的份额有多抢手?我是听闻有大LP接触到一半被告知close了,份额没了。

你瞧,怪不得,这就叫底气。

VC最强募资

单期130亿的募资能力,放当下VC市场什么概念?

延续上周源码募资时我们的分析就知道了,红杉高瓴之外,百亿级别单期基金,恐怕只有高榕、启明、GGV、源码这几家。

若用募资定义,五源这一战称得上“最佳之一”。

美元基金频率稳定得很,平均三年一官宣,募资曲线逐步陡峭了起来。2015年四期基金6.6亿美元,2018年来到10亿美元,2021年升至17亿美元。

步速稍慢的人民币基金也渐渐成了气候。《底片》曾分析过,五源的人民币基金来得慢,五源2008年成立,2017年才募人民币基金,首期规模10亿,到了本期接近翻倍至20亿上下。

首期人民币基金官宣时,石建明有一句话是“发现人民币市场出现了越来越多理念成熟、愿意长期投资早期基金的LP,所以我们决定募集人民币基金”。如今,人民币募资直接翻了个倍,一来说明人民币市场机会多了,二来也说明,人民币长线的钱也多了。

经此一役,五源资本的aum从30亿美元来到50亿美元。

募资数字虽漂亮,也要从客观和主观两个方面来看。

客观层面,五源坐拥超级案例的加持。接连实现小米和快手两个super deal,对于投资机构而言,本事肯定是真本事,但概率也是绝对的小概率。

写文章不是做研究,所以我们暂且不定义基金回报这个口径。不过,若是从“案例”这个口径来谈,五源这几年的表现也是“最佳”,没有“之一”。

五源资本“狙击”风格显著,出手少但分量足,即所谓“超配”。比如小米,不仅是最早投资方还领投前三轮,上市持股高达17.2%,整体回报接近200倍。快手这个案子也很绝,从天使一路投到E轮,累积出手2亿多美金,IPO时16.66%的持股。若按如今1.15万亿港元的市值,预计五源回报在同样惊人的120倍左右。

如今的VC越来越爱聊重仓,单笔出手越来越大,加码轮次越来越多,但若把颗粒度放细一些看,一个财务投资人,能在百亿美元级巨头IPO还有超15%的持股,除了五源恐怕也没谁了。同样的,百倍乃至千倍的可怕回报,也是五源眼光狠准、“配得更超”的结果。

这两个案子的耀眼程度,足以写进VC投资历史。

有了超级案例的加持,五源在客观上就拥有了筹码和机会,在这种机会面前作何选择,就是主观的态度。

所以,主观上的结论就是,坚决扩张。

规模化,狠但不失稳

迈出130亿募资这一步,我们可以从投资、募资以及基金盘子各个切面,勾勒出一个正大步迈向规模化、平台化的五源资本。

从五源的规模进化,我看到两个明显特点。

第一,规模化对于五源而言,更像一种手段,而非目标。

五源最初的规模化,更像是被“倒逼”出来的防御。2013年之后,量化宽松使得资本变得不再稀缺,滴滴拿前所未有的百亿美元量级融资,VC的规则也开始改变——经典的投资逻辑失效了,“规模”成为VC护城河。

期间,惯于超配但规模不占优势的五源错过了一些好公司,甚至系统性错过了电商赛道。

刘芹在接受《晚点》采访时也提到,“从没想到一家公司可以融150-200亿美元,资金规模迅速摧毁了first mover(模式首创者)先发优势,冲垮了你作为一个经典VC的认知优势”。

意识到资金规模这一巨大变量之后,五源做了两件事。

一是拓宽赛道,以前聚焦互联网,之后开始关注AI、大数据、云计算等底层技术和企业服务,本期基金的通稿也提到,五源的美元基金包括早期基金和成长基金,说明投资阶段也在同步拓展。第二件事,走上了基金平台化的路,而且越走越坚定。

数字说明一切。2015年,五源的美元基金从2.8亿升至6.6亿,2018年来到10亿美元,这回是17亿美元。人民币基金也从2017年的10亿翻倍至20亿上下。

换言之,在资金越来越足、案子越来越贵的VC时代,若想掌握话语权、做超配,规模化是五源的必然选择。只有站在更大量级和高度,才有底气和筹码对“市场非共识”出手,做一般人做不来的超配。

第二个特点,五源规模化虽然步子大,但透着“克制”和“计划”。

五源的人民币基金虽接近翻倍,但20亿左右的规模不算冒进,说明还在逐步在人民币市场找感觉。美元基金从10亿升至17亿美元,虽是国内VC单笔募资额最高的纪录保持者,但策略容量有限,五源还在跟着市场环境和团队能力走。

目前,五源的团队规模在40人左右,dealteam大约20人。横向对比国内头部VC,五源的募资体量和团队规模基本平衡。

说到这插播一个好奇心,像五源“精选+超配”打法的VC,基金规模化之后,就要回到文首我们谈论的问题:团队是否也要跟着规模化呢?

回归正题。为什么说五源的规模化有计划性?

这从刘芹言行中的“自洽”看得出来。《晚点》曾问刘芹,已经管了超过30亿美元,按照五源现在的打法,最多可以管多少钱?刘芹回答,管100亿美金没什么问题,甚至更大,但它需要一步一步。

显然100亿美元已是刘芹的一个稳妥小目标。如今,五源aum稳稳当当从30亿美元来到50亿美元,按照这样的步速,百亿美元的平台化大基金已经指日可待。

我在《底片》写过,“刘芹没准要大成了”。

这位看起来斯斯文文,一贯低调的投资人,总爱讲情怀,还爱讲疯狂。《晚点》还问过他,是否想过和孙正义一样,通过投资来建立自己的生态、连接万亿市值的公司,成为一个可以和超级大公司抗衡的力量?

刘芹说,大家都是生态的一部分,能成为一个生态里的节点,甚至一个超级节点,这当然希望,以前没想过,现在开始构建。

我真的好奇,五源未来会进化成为什么“超级物种”?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