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企云方王华麟:赋能企业数字智能化经营管理,备战中国 EPM元年
返回

企云方王华麟:赋能企业数字智能化经营管理,备战中国 EPM元年

浏览次数:471 分类:新闻

当我们从IT时代进入DT时代,数字智能化成为企业服务新的主基调。在DT时代,中国的企业服务发展同美国相比几乎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也因此拥有了更多领跑的可能。

EPM(企业绩效管理)作为企业服务版图的重要模块,将在2021迎来可预见的黄金发展期。根据Applied Market Research 的报告,全球企业绩效管理软件的需求从2019年到2025年大致会从460亿人民币增长至880亿人民币。

image.png

随着戈壁创投在企业服务领域布局的逐渐加深,在EPM领域具有深厚积累并走在趋势前沿的企云方,成为戈壁创投又一重要标的。

近日,戈壁创投合伙人胡唐骏对话企云方创始人王华麟,就企云方发展规划、EPM市场的发展趋势、市场环境等问题进行了深度探讨。

以下为对话实录,由戈壁创投精编整理:

厚积薄发,启动全力冲刺

胡唐骏:企云方刚刚完成戈壁领投的pre-A轮融资,对公司发展有怎样的意义?本轮融资主要用于哪些方面?

王华麟:我们为这次投资方是戈壁创投和用友产业基金。戈壁创投在2B行业布局很早,在SaaS行业深耕多年拥有对行业的深度认知;而用友在财务领域有非常强的产品和渠道,在各方面可以和企云方形成互补。所以我们很高兴戈壁、用友参与了这次投资,我相信会对我们公司有很大的帮助。

企云方产品开发了5年,相对比较成熟了。所以我们本轮融资一是扩展销售团队;二是持续优化我们的产品;三是在数据处理层面持续做更深入的开发,把从应用层的优势慢慢转成底层数据处理的能力,这是我们将来会发展的方向。

胡唐骏:请您介绍一下企云方的团队背景。

王华麟:我自己是上海交大本科、硕士毕业,后来在美国普渡大学读博士,毕业后就去了硅谷实验室,主要做数据库,包括SAP类型数据HANA的开发,以及一些复杂的应用场景匹配等。我们团队几个核心的开发人员都是美国硅谷实验室资深的架构师,在数据仓库、数据智能、绩效管理等领域都有很多年的积累,他们在SAP有大概15年到20年左右的开发经验,从框架搭建到后台数据计算,大家都能够独当一面。

胡唐骏:企云方核心团队成员是最早一批亲身经历美国SaaS成长的见证者,结合团队背景,讲一讲我们在这个行业的愿景。

王华麟:从团队来讲,我们的核心团队都是从美国硅谷SAP实验室出来的。我们看到,十年前到现在,企业客户对SaaS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企业应用软件、做软件的成本降低了;同时也看到这个行业,传统产品市场受限,而新玩家正在经历高速的发展过程,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十年间,SaaS的改变不只在于软件迭代的方式,包括实施、运维等整个企业软件的生态都被改变了。

我们在SAP多年,收获了很多做企业软件的经验,看到中国在2C软件领域的成功,基本上已经处于领先地位了;但是2B行业软件还是相对比较薄弱,大部分企业包括银行、制造业等使用的企业软件,都还是国外产品为主。所以我们开始有这个想法,做一些基础性的、国产的企业软件。

美国作为管理会计相对比较成熟的国家,其实很多企业的管理会计、绩效管理,都需要手工在做, EPM机制对于头部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可能5%都不到。在美国这个市场,潜力也是非常大的。

而中国经过过去30年高速发展,很多企业从初创企业变成成熟的企业,他们对管理的需求也是非常旺盛的,中国企业的体量甚至比美国更大。传统的诸如 IBM、Oracle和SAP的软件,相对来说价格高、实施难度、维护难度、产品本身等都非常复杂,导致市场有限。而我们通过轻量化的软件,强调易用性,强调容易维护,强调低成本和低门槛,市场是非常广阔的。

胡唐骏:2016年成立至今,企云方在美国和国内同时运营,能否简单描述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做,未来的一些设想是怎么样的?

王华麟:2016年,我们在硅谷成立团队做开发、做产品,市场推广和销售都没有涉及,因为企业绩效管理的软件相对比较复杂,需要很长的时间打磨沉淀。我们在美国潜心开发了三年,产品现在比较成熟了。

2019年中,企云方整个核心团队从美国硅谷回到中国来到上海,将来还是会以中国作为产品研发的主要基地。因为中国的企业更灵活、要求更复杂、场景更多元化,这对产品本身提出了更高要求。我们希望能够跟客户在一起,跟客户更近。我们的产品不是简单的替代品,而是能够依据客户需求做一个他们真正需要的软件,解决他们实际的问题。

现在我们的开发团队主要在上海,实施和销售人员在北京、深圳、宁波都有,北方、南方和华东都有覆盖重要城市。现在我们的产品和销售布局都已经搭好,准备好做全力冲刺了。

胡唐骏:可以说从供需两端,这都是一个最优路径。从供给端(产品开发)的角度,企云方实际上还是借鉴了过往硅谷团队的经验和积累;从需求端,更多的会贴近中国市场和中国客户,重点来抓中国这么一个刚开始发展的市场。当然也是因为有 SaaS这么一个产品的形态,使得远程协作和远程互动的障碍变得更小。

抓住轻量化需求,加深底层能力护城河

胡唐骏:EPM市场不单单是对于一个应用场景和客户的理解,更多也要在数据库、复杂应用等方面做一些研究和开发,能否介绍一下企云方做的事情?

王华麟:企业绩效管理的数据量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但它的特点是业务层级关系、数据依赖关系、计算关系非常复杂,对底层的技术要求也更高。我们要做一个能够实时做复杂计算的系统,传统数据库都很难满足这个要求。

所以说我们的产品和传统产品有很大区别,传统产品依赖于数据仓库技术,很难满足实时计算,它支持的维度、实时性、灵活性都有很大的缺陷。而我们现在的整个技术方案跟以前不一样,我们就不用建数据仓库,这样就极大简化了整个软件的架构,同时也让系统的维护使用更简单。

同时它也强调灵活性,因为中国企业变化非常多,包括管理理念、管理需求、组织架构的调整等,传统基于数据仓库的技术,很难满足这种动态的变化。而我们能够实现实时计算,为现代化的企业管理提供实时、准确的数据,为企业决策提供支撑,这也是一个将来的方向。

胡唐骏:能否例举1~2个典型的合作案例,介绍一下企云方赋能企业的方式。

王华麟:我们客户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多元化的,这里分享两个典型案例。

一个是新潮传媒,他们业务覆盖全国100多个城市,有5000多个部门,在传统阶段通过Excel收集、汇总各种数据,是很复杂的手工操作。而通过我们的系统,它能自动做到数据的收集、汇总和计算。

同时他们现在的管理层特别强调经营管理,经常会有管理理念的调整、组织机构的优化等,就对管理报表提出更高的要求。通过我们的产品,他们可以从各个角度对原始数据进行切割、汇总,达到管理需求,促使企业经营变得更健康、更有活力、更有效率。

另外一个典型客户叫宜葆农业科技,它跟很多公司相似的地方在于他此前已经有些数字化模块了,有财务系统、订单系统和库存系统,但是它的三个系统之间并没有一款软件和一个平台打通,需要手工打通,就会造成很多数据的延时和错误。

他通过我们这个系统把业务、财务、库存打通,就能每天看到自己的订单情况、库存情况、财务情况,给他提供实时的、准确的信息,帮助管理层进行优化决策。这个也是很多企业的痛点——他们已经有一些数字化模块,但是这些模块之间并没有有机整合在一起,而我们这个软件帮它把模块打通,为企业决策提供更有力更高效的支持。

胡唐骏:其实中国的很多行业、很多企业都面临着这一类的问题,智能化程度比较低的行业,原来有很多系统的使用是比较低效的,都有很多的数据孤岛,需要有更好的一个产品把它给衔接起来,真正的帮助企业运营。

我听下来一个感觉是,对未来EPM市场的格局越来越有信心。客户的认知会很大程度上决定EPM市场的渗透率,或者说推广速度。当越来越多的企业能够意识到精细化管理、包括这种企业绩效管理和财务管理的重要性,就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客户用起来,EPM使用的程度,其实反过来也反映出这些企业的财务管理水平。

胡唐骏:企云方的核心优势和壁垒?

王华麟:企业管理千变万化,所以对这个产品本身要求非常高,包括灵活性、应用性、实施的复杂性、运维的复杂性等,这也是为什么传统的EPM在中国很难大规模做起的原因之一。

我们在这上面有突出优势,我们强调用心,强调做客户自己能够维护和持续优化的系统。我们教会客户使用这个工具,让他们将来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不断调整优化模型,这个也是和传统企业软件一个很大的区别,我们不授人以鱼,而是授人以渔。

与同类软件相比,企云方灵活扩展性更强,实施周期更短,性价比更高,用户可选择云部署或本地部署,并在后续使用过程中自主搭建模型,对于最终用户的技术能力要求也更低,无需花费专门的人力及进行运维,大大降低了软件总拥有成本至传统软件的三分之一。

胡唐骏:戈壁特别看重企云方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它比起SaaS来不仅仅局限于只是一个软件和工具,更多还有一层数据赋能的意义。从IT时代到DT时代,我们非常认可和支持企云方在底层的数据处理上做进一步的投入,也会和企云方一起在这个方向上做进一步的挖掘。

中国EPM元年,正在迎接后起之秀

胡唐骏:在EPM领域,中美的发展阶段有何不同?

王华麟:从供给端讲,美国的EPM领域发展也处在比较早期的阶段,很多企业还是在基于Excel操作。美国企业数量很大,有很多需求,但很多企业还是手工操作,因为他们一直没有很好的产品,能够满足企业管理对于软件灵活性、易用性的需求,而定制化开发又有高昂的成本。直到大概10年前,一批早期的SaaS产品出来之后,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用系统的软件来替代一些手工的 Excel操作。

从需求端、客户端讲,中美市场主要有两点不同。第一点,中国的企业要求更高的灵活性。第二点,中国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竞争环境变得越来越激烈,通过绩效管理提高企业管理效率、降本增效也是很重要的一环,所以中国企业的需求更旺盛。

胡唐骏:中国的经济,包括每一家企业,其实都正在从粗放式发展向精细化运营转变,再加上经济活力比较强,所以竞争激烈。为了提升自己的运营水平,企业经营层面也要提升数字化和智能化,这并不是传统理解上的简单的机器人或者 AI,而是用一个比较好的产品去帮助企业做更好的经营和规划。

胡唐骏:为何说“2021将是企业大数据大放光彩的关键一年”?

王华麟:在EPM领域,传统巨头厂商已深耕了30年之久,但由于价格昂贵、实施复杂、灵活性偏低等因素,尚无法满足当今企业各自不同的管理需求。从2004年开始,美国EPM市场涌现了许多基于SaaS提供服务的产品,这些厂商的诞生让EPM产品逐步走向轻量化。

企云方产品的设计理念,则彻底贯彻了轻量化这一特性,同时运用了最先进的内存数据库技术,对EPM产品从底层技术开始进行了革新,也弥补了国外软件大数据计算与多并发能力的限制,将产品打造成可灵活适用于管理需求各异的各类型企业,其应用场景也更为广阔,除了管理会计领域常见的全面预算、合并报表、财务分析等应用,更为企业经营层面的管理分析与战略层面的智能决策提供系统支撑。

中国市场平均来讲可能会滞后美国市场几年,但疫情极大的加速了这个过程。通过SaaS远程办公、协作办公的方式越来越被认可。我们自己在做项目的时候也感受到,很多传统的企业软件服务公司,必须现场做服务、做实施;而我们90%的客户不需要现场做实施,都是远程服务,降低了客户的成本,降低了我们成本,同时提高了效率。

所以我觉得经过疫情之后,对企业的经营管理会有深远的影响,2021年大家对SaaS接受程度会越来越高,会带来一个新的起点,一个新的发展机遇。

胡唐骏:国内企业服务已从IT时代迈入DT时代,企业内部数据量几何式激增、数据维度变多,对分析实时性及预测能力的要求变得更高,市场需要新的EPM应用来满足企业对各类数据分析及管理需求。EPM SaaS产品对前端应用及底层数据库架构都有着很高的开发门槛壁垒,我们相信企云方团队能在保持产品及技术领先的基础上,通过新一代灵活、易用、轻量化及高性能的EPM产品快速拓展市场,成为DT时代具有代表性的数据智能应用。我们也非常希望企云方能够带动、推动国内EPM市场的发展,希望未来倒过来看时,可以说2021年是中国EPM的市场的元年。

胡唐骏:未来几年您觉得对企云方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有怎样的计划和期待?

王华麟:未来讲有几个方向。

一是绩效管理是比较复杂的软件,我们希望做成更多的行业方案,让客户使用起来更容易更方便,让销售活动、实施周期更简洁更明了。

二是销售渠道方面,也会跟更多的销售渠道商与运营商合作,通过市场活动触及更多客户、服务更多客户。

三是我们持续在做的核心技术的开发,在产品功能、智能化、底层的核心计算能力上做一些产品的提升。

未来,随着企业的发展和数字化转型的深入,传统的财务核算会计已经不能满足企业管理和发展的需求,EPM会是很多企业提高管理水平和效率,提高企业竞争力的不可缺少的手段。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