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罗振宇与吴晓波,谁的上市梦不再遥远?
返回

罗振宇与吴晓波,谁的上市梦不再遥远?

浏览次数:413 分类:新闻

“花开在眼前,已经开了很多很多遍,每次我总是泪流满面,像一个不解风情的少年”。这首曾被罗振宇拿来做《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的背景音乐的作词人有两个,一个是吴晓波,一个是罗振宇。

同为财经记者出身,吴晓波和罗振宇无疑是知识付费领域最大的两个IP。罗振宇的思维造物和吴晓波的巴九灵,也被公认为知识付费领域的头部企业。

“课程的本质是激发禀赋,教育的本质是人点亮人”,罗振宇在2019-2020“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讲到。迄今为止,“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已举办了六年。

另一边,吴晓波的“吴晓波年终秀”已举办五年。引人注目的不仅是两人的演讲,还有他们各自的商业帝国。在上市进程中,他们还有什么故事要讲?

一级市场的两家“明星企业”

2012年12月,罗振宇在优酷上线自己的视频脱口秀《逻辑思维》。2014年6月,其注册成立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5月,罗振宇推出“得到App”。到了2018年,“得到大学”的成立让思维造物有了新的突破,教育属性逐渐增强。2020年9月25日,思维造物披露招股书,拟登陆创业板。

另一边,2014年吴晓波以蓝狮子为载体推出“吴晓波”频道,进军新媒体和数字化阅读。次年,皖新传媒以1.57亿元收购蓝狮子45%股份,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吴晓波退居二线。同年,吴晓波成立巴九灵。2016年,吴晓波将“吴晓波频道”置入巴九灵,开始独立运作该产品。2020年6月,巴九灵接受上市辅导,拟再次冲击A股。

创始人的个人IP足够强大,使得两家公司在融资时均颇受各方青睐。

从估值上看,思维造物被寄予的期望或许更高。天眼查显示,思维造物经历了五轮融资。最近一次融资在2017年9月,为数亿元的D轮融资。2020年8月,北京证监局披露思维造物将于创业板上市。拟募资10.37亿元,整体估值达41.5亿元。

巴九灵则获得两轮融资:2017年1月完成了挚信资本、浙商创投、头头是道投资基金、普华资本等合共1.6亿元的A轮融资。8个月后又完成了君联资本等的A+轮投资,估值20亿元。

从上市进度看,思维造物似乎要领先巴九灵一步。自2017年底,思维造物就多次传出上市消息。但直至2019年10月,北京证监局官网才披露其将于科创板上市,辅导前期准备已于2018年12月开始,持续至2019年8月。但2020年8月北京证监局另有披露,思维造物将转为创业板上市。

相较于思维造物,巴九灵的上市之路更加坎坷。2019年,全通教育拟作价15亿元收购巴九灵96%股权,后者或借此实现“借壳上市”。然而,受种种因素影响,双方的交易最终失败。并购折戟后,直至2020年6月,浙江证监局才公示了巴九灵的辅导备案文件:其辅导期大致为2020年6月-11月。

谁的业绩更胜一筹?

据相关公告显示,思维造物和巴九灵在商业模式上有较高的重合度。思维造物在线上主要通过“得到”APP、“思维造物”公众号等向用户提供课程、听书和电子书等产品;线下则主要通过“得到大学”、“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等提供产品完成变现。

巴九灵在线上主要通过公众号“吴晓波频道、德科地产频道”及890新商学APP等,向用户提供课程等产品。线下则主要通过企投家学院、新匠人学院、专题知识传播等提供产品。

虽然同是知识付费企业,但两家公司在企业定位和用户定位上并不相同。在招股书中,思维造物定位为一家从事“终身教育”服务的企业,其中“得到”的定位是“知识服务内容电商”,目标群体是年轻白领。

巴九灵则在辅导文件中表示,是一家“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知识产品服务提供商”,专注于泛财经领域知识产品及服务的生产与提供。旗下新商学APP定位“新中产知识学习平台”,目标客群是新中产阶级。

在财务数据上,两家公司的表现各有千秋。

营收方面,2017-2018年,逻辑思维的营收均高于巴九灵。单个年度来看,逻辑思维的营收是巴九灵的1倍左右。

净利润方面,2017年思维造物的净利润高于巴九灵。但2018年,巴九灵的净利反超思维造物——当年巴九灵的净利润同比增长50%,思维造物则同比减少21.3%。

细化到营收组成上,思维造物与巴九灵的线上/下业务占比不同。近三年,思维造物的营收结构中线上业务规模要明显大于线下;但线下业务所占比重正逐渐增加。

与思维造物相反,巴九灵的营收主要来源于线下。据全通教育相关公告显示,2018年巴九灵业务板块主要分为泛财经知识传播、企投家学院、新匠人学院和知识付费四项。2018年,上述四项业务的收入占营收比重分别为44%、13.8%、13.5%、28.6%。也就是说,线上(知识付费业务)占比不超三成,线下业务占比超七成。

从现有的财务数据来看,两家公司各有所长——一家规模够大,另一家净利润增长态势更好。但对于两家机构来说,谁能把知识付费的故事继续“好而美”地写下去,是两家创始人共同面临的议题。

“个人IP证券化”备受质疑,翻车事件层出不穷

依靠个人IP发家的公司,在资产证券化过程中将如何摆脱对“个人IP”的依赖、减少风险?相较而言,思维造物基本实现了去罗振宇化,而吴晓波对巴九灵的影响力仍然较大。

巴九灵的核心资产就是吴晓波频道。但巴九灵与吴晓波的这种紧密关系,也在全通教育的收购案中埋下了一颗隐形炸弹。深交所曾两次向全通教育下发问询函,都直指巴九灵与吴晓波的个人绑定关系、依赖程度。

而思维造物基本实现了去罗振宇化。据公开信息显示,得到APP聚拢了吴军、梁宁、万维钢等一众均有较高知名度的“知识大V”,而巴九灵中具有同等知名度的大V仅有吴晓波一人。

但除“个人IP证券化”的质疑以外,近几年来,罗振宇和吴晓波“身上的光环”已逐渐褪色。

2015年,罗振宇在国家游泳中心第一次举办跨年演讲。当时正值双创热潮,罗振宇登台回顾商业热点、展望未来的商业趋势,点燃了无数互联网从业者、投资人内心的一把火。

但5年时间过去、移动互联网红利渐消,回顾变得越来越平淡,未来也越来越难预测。“时间的朋友”曾帮助深圳卫视夺得收视率第一名,但罗振宇2019-2020年的跨年演讲,于同时段的收视率却已跌出前8。

另一边,2020年6月吴晓波开了一场名为 “新国货首发”的直播秀则惨遭“翻车”,因为价格不菲的“坑位费”和最终效果数据间的悬殊差异而被推上风口浪尖。60万元的坑位费,实际成交额不到五万,其中一款三段奶粉只售出了15罐。吴晓波也在公号里自嘲,“很多年后,回想起无比尴尬和羞愧的今天,我会对自己说,‘我可是那个开过直播、翻过车的吴晓波’。”

如今,思维造物与巴九灵争相上市,资本市场还能否买账仍是未知。知识付费赛道到底能不能跑出公司上市?思维造物与巴九灵到底谁能扛起上市大旗?一切还需资本市场来进一步检验。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