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创投奥斯卡:红杉包揽前二,GGV五源前五,小米快手字节助攻
返回

全球创投奥斯卡:红杉包揽前二,GGV五源前五,小米快手字节助攻

浏览次数:197 分类:新闻

北京时间4月13日,《福布斯》发布了2021年The Midas list,这份榜单被称为“投资领域奥斯卡”,共有21位中国投资人上榜。

今年登顶的是红杉资本的林君叡Alfred Lin,他的代表案例是去年完成了IPO的Airbnb和DoorDash;此前连续三年蝉联全球第一的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名列第二,也仍然位居华人投资人榜首,他的代表案例是字节跳动;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凭借Wish排名第三;而投中了小米的五源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则位列第四。

虽然红杉投资的字节跳动仍未上市,但据《南华早报》报道,字节跳动的估值接近4000亿美元,和去年相比,估值已经翻了好几倍。CB insight数据显示,去年3月20亿美元融资过后,字节的估值为1400亿美元。

而小米的股价去年涨了3倍。从不到11港元涨到去年底33港元左右。截止到昨天,小米的市值超6200亿港元。

五源资本的投资案例除了小米之外,快手的回报也非常惊人。去年底,快手以4,700亿港元IPO,上市当天市值即破万亿。

沈南鹏、童士豪、刘芹三人同为连续两年进入前十,而由于拼多多股价表现良好,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排名升至第八。

其他上榜的中国投资人包括: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甘剑平,第24名;真格基金CEO方爱之,第26位;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第27位;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玮,第33位;高成资本创始合伙人洪婧,第39位;红杉中国合伙人计越,第41位;IDG合伙人李骁军,第44位;顺为资本管理合伙人许达来,第42位;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第51位;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第56位;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第66位;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第68位;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第71位;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梁颕宇,第73位;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第76位;五源资本合伙人张斐,位列第90位;Atypical Ventures创始人卢蓉,位列100位。

主投中国市场的DST全球管理合伙人John Lindfors位列第81位。

310df1636314ce15cd18f3521078969.png

今年上榜的女性投资人数量达到13位。

其中方爱之去年排名第99,今年大幅上升,排第26。去年她投资的完美日记上市,真格基金的账面回报超过10亿美元。

梁颕宇的明星案例是甘李药业,去年6月底,甘李药业上市,上市首日总市值约365亿元,上市两周后市值一度突破千亿。此外登榜的女性投资人还有李宏玮、徐新和卢蓉,高成资本的洪婧也是首次上榜。

此次入榜的中国投资人共有21位,与去年和前年持平。从背后的代表案例来看,主要成绩来自字节跳动、小米、快手、拼多多等互联网大公司。其中已上市的小米、快手、拼多多均有不俗的股价表现,而尚未IPO的字节跳动在一级市场的估值仍然水涨船高。

在此之外,一些新兴赛道的爆发也给中国投资人很好的业绩基础,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赛道就是新能源汽车,符绩勋和张颖的上榜的案例分别为小鹏汽车与理想汽车;社区电商公司兴盛优选去年连续完成大额融资,估值上涨,则给徐新提供了不错的业绩表现。

甘剑平的代表案例除了bilibili,musical.ly也在去年完成退出。B站的股价去年初约为20美元,去年底超110美元,一度暴涨5倍。

10年前,这份榜单几乎没有以中国市场为投资标的的投资人的名字,2012年才第一次出现,一共有9位。当时沈南鹏出现在排名第24的位置,当时GGV李宏玮,五源资本刘芹也榜上有名。

2015年之后,越来越多的国内市场投资人出现在里面,第一次超过了10位。2016年也出现了 GGV童士豪、IDG李骁军等人的名字,共有13位。这其中也有中国投资人开始有意识地提交申报的原因,渶策资本的甘剑平早年接受界面采访时就曾表示,2016年第一次申报时也不太确定能不能入围,“毕竟你是跟全球的顶级VC去PK,硅谷的、波斯顿的、纽约的、以色列的、印度的,我也不太确定他们的回报业绩,(最终多人上榜)也是对中国VC行业的认可。”

2018年之后,中国投资人在The Midas list上的分量也越来越重。比如红杉资本沈南鹏连续三年蝉联第一名,中国投资人一共有17位上榜。而到前年和去年,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为了21位。

但市场也有变化。去年底,美股市场IPO大爆发,随着Airbnb等公司的上市,红杉等硅谷老牌VC,Founders Fund等2005年左右成立的VC也重新秀出了肌肉。今年,他们的排名明显更加靠前。

The Midas List的统计方法是什么?首先数据来源包括Dow Jones Venture Source和投资人提交的数据,口径是5年内的投资组合,案例采纳的标准分“退出”和“未退出”两类,“退出”的标准是公司价格达到2亿美元以上,未退出则是4亿美元以上。

从权重上说,投资轮次,控股权,董事会席位,回报倍数与数字这些维度都会是重点考评标的。因此也可以看出,这是一套更加偏向所谓“古典VC”价值判断系统里,你能不能做出“好案子”的标准。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