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首发 | 高瓴创投独立募资超百亿:1年出手超200个项目,投资打法首揭秘
返回

首发 | 高瓴创投独立募资超百亿:1年出手超200个项目,投资打法首揭秘

浏览次数:186 分类:新闻

2021年2月24日,作为高瓴独立品牌的高瓴创投正式推出一周年。在这个对其充满意义的日子里,高瓴创投的独立募资也首次对外披露。

据悉,高瓴创投(GL Ventures)已完成了美元和人民币合计规模超过100亿元的独立募资。此次募资投资人的构成包括大学捐赠基金、养老基金、主权基金、母基金以家族办公室等主流机构投资者。

除了募资成果外,在投资打法上,高瓴创投也以“高瓴式VC”的典型形象来践行着自身独特的策略与主张。这尤其体现于高瓴创投的决策机制,即沿袭高瓴“研究驱动”的基因,以长期深度研究和知识沉淀来进行早期投资。

2020年,高瓴创投共出手了超过200个项目,成为创投市场中极为活跃的一支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高瓴创投正在往更上游走,这显然是对早期投资更大且更为广深意义上的覆盖。在2021年高瓴创投已公布的23个项目中,AB轮前进入的数量已超过了50%。

很多人或许都知道,近两年,天使和早期投资市场并不好过,一些活跃的早期投资机构甚至也在同时寻找相对偏后期的机会。那么,在牛年开年之际,我们不妨来看看,过去一年,出手频繁的高瓴创投是如何做投资的?

高瓴式VC:小组更扁平,投决更高效

在碰到看好的项目时,高瓴创投的投决流程可以非常快。

对此,或许不少人都会惊讶甚至怀疑。要知道,高瓴以二级市场起家且长期立足于PE投资,PE往往讲究审慎稳健。而在VC投资上,高瓴的决策风格为何可转换如此之快,或可称上得心应手呢?

这一方面在于高瓴对早期投资并不陌生。换句话说,早在推出高瓴创投之前,高瓴就已然涉足早期阶段。举例来看,2010年高瓴投资蓝月亮A轮,2014年投资Zoom A轮、同年A轮领投百济神州共计8轮支持且全程领投等等,这些都是典型的VC投资。

高瓴提到,之所以正式推出高瓴创投,很大程度上是向创业者和市场表达一种态度和决心:高瓴将要认真、系统地做早期投资。

“首先,我们认为早期创新公司拥有巨大机会;其次,作为能够给企业提供全阶段资本和全周期解决方案的长期资本,高瓴有做早期的基因;另外,高瓴既有的800多家被投企业,让我们在生态资源、知识结构上都形成了一些独特优势。”高瓴表示。

另一方面则在于高瓴一贯的“研究驱动”策略,即把准备工作做在前面:基于长期深度研究,高瓴创投可敏锐地发掘赛道及结构性的爆发机会,并果断迅速出击。用高瓴的话说,在早期创投里,深度研究同样可以作为最大的驱动力。

据了解,针对早期投资的特点,过去一年,高瓴创投将内部组织架构调整为更扁平快速的小组制。凭借着高瓴长期以来的深度研究和密集的知识沉淀,高瓴创投可在此基础上加速投决机制。

近日,高瓴创投还宣布了新的合伙人任命。原高瓴创投董事总经理戴粤湘和李强升任高瓴创投合伙人。通过公开信息可知,戴粤湘出手过完美日记、江小白、话梅、小皮(little Freddie)等新消费品项目,李强则出手过贝锐科技、滴普科技、派拉软件、Zilliz基础软件项目。

1年出手项目超200个,持续发力四大核心领域

一年时间,投资超200个项目。这意味着,2020年,高瓴创投拿出了“平均不到两天就投一个”的出手节奏。

从投资领域来看,高瓴创投在原定的四大投资领域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软件服务和原发科技创新、消费互联网及科技、新兴消费品牌及服务领域持续发力。

其中,高瓴创投尤其关注科技与医疗创新。在这超200个被投项目里,科技(软件与硬科技)与医疗(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项目均超过80个。

从更细分的角度,在软件服务和原发科技创新领域,高瓴创投主要沿着三大方向进行布局,包括硬科技、基础软件与应用软件。

在硬科技赛道,高瓴创投不仅投资了芯片半导体行业的相关玩家,在量子通信、航天技术和高端仪器方面也有积极布局。比如,高瓴创投投资的银河航天是商业航天和卫星领域的第一家独角兽企业;在量子领域,高瓴创投还投资了国仪量子。

在基础软件方向上,2020年,高瓴创投布局了包括数字安全、搜索、数据、云、运维、开发性工具等领域;在应用软件赛道,高领创投投资了做教育的底层Saas服务商ClassIn以及提高农业管理效率和做种植智慧服务的爱科农。

当然了,秉承高瓴的投资脉络,2020年,高瓴创投两大最为重要的投资方向是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迄今为止,高瓴在医疗健康领域累计总投资金额近2000亿元人民币。

高瓴创投生物医药与医疗器械负责人易诺青认为:生物医药行业是一个需求驱动的行业,这个领域还有巨大的、未被满足的患者需求,而且当下的中国迎来了优秀科学家和工程师爆发的巨大红利时代,高瓴仍然会坚定地重仓大健康、大医疗。“2020年我们成立了高瓴创投,继续把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作为重要投资方向,也是因为我们看到了这个领域的巨大价值。我们希望支持这个领域的早期团队,通过源源不断的科技创新提供更安全、高效和经济的药物、器械和医疗服务,满足更多未被满足的患者需求,提升他们的获得感。”

此前,在与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的对话中,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曾表示,高瓴创投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0到1的过程,即“穿越死亡谷”。

“如果这样的创业死亡谷通过高瓴创投,再通过高瓴PE把它作为成长期投资了以后,能比较快的把资本市场接近起来,把更多的大众投资人加进来不断的投资。”张磊曾说,高瓴资本的投资金额太大了,不利于最微小的企业,所以高瓴单独成立了高瓴创投,只投最早期。

具体来看,在生物医药领域,高瓴创投在基因治疗、新冠疫苗和治疗方面等均有出手;在医疗器械行业,高瓴创投投资了键嘉机器人、博动医学、唯迈医疗、华科精准、厚凯医疗等。

得益于高瓴在医疗大行业的深度布局及超过200人的“投后服务天团”,高瓴创投在医疗健康赛道的投资特色之一便是——能够提供让科学家“拎包入住”式的创业服务。高瓴创投认为,科学家应该去做他们最擅长的事,不要求”科学家”会武功。

在消费与消费互联网赛道,高瓴创投主要围绕年轻人“吃喝玩乐美”的生活方式进行了一系列投资,重点布局国潮美妆、食品饮料、智能家居、在线教育等细分赛道。可以说,2020年爆火的一些消费类项目,包括完美日记、喜茶、话梅、麦片品牌王饱饱、新型方便食品白家食品等,背后皆有高瓴创投的身影。

频频出手的同时,高瓴创投也在不断收获。据悉,完美日记是高瓴创投在消费领域第一个IPO,目前,高瓴创投共有14个项目完成上市。

高瓴创投正在伸向更上游:2021年AB轮项目数量超过50%

进入2021年,高瓴创投的投资速度依旧不减。

2021年至今,高瓴创投的公开投资时间达22个。仅在2021年2月22日这一天,高瓴创投就一连出手了5个项目。

在这22个投资项目中,高瓴创投于AB轮前进入的数量超过了50%。而2020年,高瓴创投在A轮进入的项目包括艾博生物、典晶生物、星思半导体、爱科农、芯华章、领星ERP、创邻科技等。

这意味着,高瓴创投正在往更上游走。

这里不得不提及的一个市场背景是:近两年来,不管是天使投资还是早期投资,均处于行业冰点。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天使投资事件的数量为1238个,对比2016年降幅达83%;早期投资事件数量为180个,对比2016年降幅达75%。并且,近5年来,天使投资机构新成立的数量也在持续大幅下降。

而此时,高瓴创投在早期创投端更往前走的做法无不在说明——天使及早期投资的洗牌仍在继续。

于高瓴创投自身而言,“往早期”其实意味着巨大覆盖的挑战。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在200余起投资事件背后,高瓴创投团队见了超过3500位创始人。

那么,如何在无数创业公司中寻找到真正靠谱且有执行力的投资标的呢?特别是早期公司,高瓴创投在投资之前通常会有一个灵魂拷问,即如果未来3轮都没有其他投资人愿意加注这家公司,还投不投?

“我们会在投资之前让自己想清楚这个问题,答案是yes,我们投。早期、中期、晚期我们都可以持续加码。”

事实上,在某种意义上,高瓴本身就蕴含着早期投资的文化底色,这深刻体现于张磊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高瓴自己就是个创业者,只是恰巧还是投资人。

在对人的判断上,想必高瓴早已具备了一套难以量化的艺术体系。张磊很早就提到,对于投资人来说,看人就是在做最大的风控,这比财务的风控更加重要。而早期投资,很多时候的决策判断恰恰都是基于人。

不过,落地在实操层面,在高瓴创投看来,从成长期投资到早期投资,实则还是经历了一个不可不谓难的转变。“过去我们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对行业首先会做非常细致深入的、top-down的研究,做一个项目的周期也相对长,但现在必须主动出击、扎到行业里,同时借助过往投资的企业盘活network。”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